河南led灯批发联盟

雅昌专稿 | 杨钜泽:我想让艺术成为大众触手可及的生活

SINCEREMEDIA呈亦传媒 2018-12-06 16:03:45

2017年,在深圳欢乐海岸的teamLab展相信让无数人记忆犹新,那是老少皆宜的科技与艺术融合的大展,几乎每天,都可以看到家长带着孩子,前去观赏游玩。似乎,从来没有这样一个展览,如此接地气;也从来没有这样一个展,用科技的手段让大家第一次有了沉浸式的观展体验;也从来没有这样一个展,引起了深圳全城的轰动。“全球十大必看展览”、“网红打卡基地”、“撒狗粮圣地”等好评更是不绝于耳。

绽放文创投资有限公司创始人兼董事长杨钜泽


由绽放文创首站打造为期5个月的“teamLab:

舞动艺术展&未来游乐园”深圳项目,即已引爆38万潮人观看。


而即将到来的5月20日,绽放文创经过5个月的精心筹备,首次将“teamLab 未来游乐园”项目引入江城——武汉的潮流地标江汉路商圈M+购物中心(户外广场)。此次武汉展览最大的亮点是一件《与花共生的动物们》的作品,去年在深圳是全球首发。不仅如此,《与花共生的动物们》和《滑梯水果园》两件作品亦是目前全球最大的。


teamLab未来游乐园·武汉开幕剪彩


《与花共生的动物们》


“当我在东京参观的时候,这件作品就留给我了很深的印象,动物和花是最容易引起大众共鸣的,而且小朋友也会很喜欢。这件作品在东京是没有作为单独的作品呈现的,我当时就和teamLab成员说这样实在太浪费了。所以在深圳展出的时候,我们特地将这件作品放在一个通廊来呈现,但其实体验感还是不够。而这次在武汉,我们专门为这件作品设计了一个很有意思的通廊,体验感非常棒。我们这个展览还得到了东风标致冠名、腾讯微视赞助。”绽放文创的董事长杨钜泽说。


绽放文创投资有限公司创始人兼董事长杨钜泽

在teamLab未来游乐园·武汉开幕式上致辞


开幕式上东风标致品牌副总经理吴少革女士致辞


引进teamLab,对杨矩泽、对绽放文创来说,是偶然也是必然。人的需求,无外乎是物质和精神,也许在早年间,人们愿意花钱去吃一顿不错的晚餐,却不愿掏几百元去享受一场视觉的盛宴;但现在,杨钜泽坚定地相信:中国的精神消费需求已经增长,只等好的项目呼之欲出!“我们做文创差不多两年了,我是做设计出身,所以比较关注生活类、文化类和消费升级方面的事。无论是我们做艺术、艺术+科技,都希望它能跟生活相关。现在大家都讲当代艺术收藏,其实我更看中当代艺术跟生活的关系。我认为如果没有从美学教育开始,让大家对艺术产生爱好,那么艺术是很难渗入到生活里的。收藏可能是小众的、专业的,但生活本来是轻松的、触手可及的。所以从这个角度出发,绽放文创的工作是围绕生活、消费升级而展开的。”


《天才跳房子》


2015年5月底,杨钜泽在米兰世博会上,看到日本的展馆前排着长龙,就是为了一睹teamLab的作品,观众们甚至愿意为此排数小时的队。他当时就意识到了这个项目的价值,因为如今的国内,这类兼具艺术美感与互动性的好展览并不常见。


《呼应灯森林——一笔》


很多时候,杨钜泽的成功源于他“敢为天下先”的魄力,国内不少公司都对引进teamLab感兴趣,但是杨钜泽是为数不多敢于当场拍板的人。“根据我们对东京、纽约、伦敦等艺术产业的了解和考察,不难发现‘艺术生活化’和‘艺术在环境中的应用’是让大众获得艺术感受的直接方式。我在村上隆和teamLab之间选择了后者,对于全球的年轻人来讲,teamLab是最有效、最快速直达艺术和美的,并且能带给人触手可及的感受和互动。那时我们还是一家新公司,但是我既然要做,就要做最大的。”

 

《水晶宇宙》


当时有不少人担心深圳的市场是否能够接受这么一个国外引进的展览,但杨钜泽慧眼独具:“深圳人口的受教育程度在中国平均是最高的,年轻人是最多的,海归数量也是排名在前的,但是为什么大家都没有看展览的习惯呢?在我看来是因为深圳原来没有给大家树立信心。”


《串联吧!积木小镇》


前期即投入3000多万,深圳的teamLab展从动线的设计、消防门、材料、环保全部都做到了最好,甚至超过了东京的teamLab展。teamLab团队一向以严谨、认真著称,但他们对深圳的营建也相当满意。“深圳是一座开放的城市,消费能力也很强,关键的一点是如果要让大家形成观展的习惯,那么一定要呈现好的内容,让人相信深圳是可以做出好的展览来的,让人相信这一点很重要。”杨钜泽说。


《光球管弦乐团》


2017年7月,深圳teamLab展火热开场!占地4000平米,汇集14组作品。整个游览过程持续1-2小时,近4000平的欢乐海岸创展中心变身迷宫般的魔幻乐园,利用错落的楼层与空间,作品与作品之间充满了机关式的通道。这次展览的作品包含了“舞动艺术展”及“未来游乐园”两大主题,其中有6件数字艺术装置与8件儿童互动作品。


《彩绘城镇》


可就是火爆了深圳一整个夏天的teamLab展,观众量38万。杨钜泽却觉得还没有达到自己的预期。“我原本计划5个月可以有60万观展人潮。这次香港有很多人来深圳看teamLab,但广州来的人特别少,说明广州看展的欲望更低,也可能是我们的传播没有做到位,所以最终观展人数比我预期低。深圳有一千多万人口,广州也一千多万人口,珠三角将近七八千万的人,怎么才38万人来看展呢?按照市场的基础条件、大家的收入、整个受众的文化教育水平、人口体量这么大的情况,最终看展人数只有38万其实是让我有失落感的。分析原因,我想这跟大众的观展习惯还未完全形成,营销的覆盖面没那么大有关系。”


《滑梯水果园》


坚信消费升级市场大有可为的杨钜泽在teamLab展出期间,还“趁热打铁”地在深圳华侨城绽放花园打造了中国第一家花舞印象“Art by teamLab”艺术感官餐厅。一直以来,teamLab团队致力于研究如何将美食料理与艺术完美结合、以极具智能化、未来感的方式呈现美食,引导品尝者通过食物进入艺术体验的全新世界。首家teamLab艺术餐厅于日本东京银座推出后便反响热烈。


杨钜泽亲自去了东京,体验了teamLab艺术餐厅,敢于拍板的他当场决定:第二家teamLab艺术餐厅会在深圳开起来!


花舞印象“Art by teamLab”艺术感官餐厅


teamLab团队预计至少半年筹备,杨钜泽却只给了他们3个月的deadline。于是,三个月后,全球第二家teamLab艺术餐厅由绽放文创独家投资400万运营,全城轰动,哪怕不是节假日也经常被订满,被誉为“全球最难预约的餐厅”之一。在这里,每位客人都能身临其境,去感受艺术与科技创造出来的自然之境;同时与科技融合的幻影互动,还能让食客的味蕾体会到盛开的滋味。置身12个teamLab光影声色艺术场景中,品尝11道由顶级厨师打造的充满仪式感的日本怀石料理,这一个需要花费3个小时才能品味完全的五感盛宴,也是一个艺术科技与极致精致的怀石料理的跨界融合。


花舞印象“Art by teamLab”艺术感官餐厅


然而,正当大家以为成功引入teamLab的杨钜泽会仍旧孜孜以求大众消费升级的目标外,接棒teamLab展出的却是充满传统文化气息的“神秘敦煌文化展”。“人们总是说深圳没文化,但其实我觉得深圳最大的文化就是开放和包容。引进这个展是因为我想尝试敦煌文化在中国受众的层次和广度如何,这相当于一次投石问路,因为我们计划在国外做这样的一个展。”深圳的敦煌文化展是全球最大的一次,虽然跟观众的互动无法和teamLab相比,但杨钜泽坚定地认为必须做这场展。


“神秘敦煌文化展”


“深圳需要有一个充满中国文化的展览,我们不可能永远只讲经济效益,只追求盈利,社会效应的带动同样很重要。老实说,策划敦煌文化展,我是有预估会亏损的,但我仍旧觉得必须做,因为大众需要一个培育的过程,据我们统计,看敦煌的很多40岁以上的人,99%都说好。”


“神秘敦煌文化展”

  

2018年4月,首届Art Chengdu举办,作为中国中西部地区第一个国际当代艺术博览会,收获好评如潮。而此件轰动艺术圈的盛事,绽放文创参与了投资,杨钜泽非常认可Art Chengdu优秀的团队,同时格外看重成都丰富的艺术氛围。他认为中国在西南片区需要有一个全球性国际化的艺术博览会出现,Art Chengdu的出现符合了所有人的期待。


Art Chengdu创始人黄予、Art Chengdu创始人黄在、

深圳市绽放文创董事长杨钜泽于“艺术成都之夜 私享晚宴”合影


“第一届‘Art Chengdu艺术博览会’,我们的期待是它变成一个属于成都人的艺术节日。让更多的普罗大众了解到看展的乐趣,和对艺术有一定了解。我们‘绽放集团’着力于打造文艺生活体验新生活,让艺术成为享受生活的一部分。‘绽放花园’迷你快闪店出现在Art Chengdu的舞台就是一次艺术与生活碰撞的艺术品。这一次‘绽放花园’餐厅首次以艺术花园快闪店的形式出现在公众的视野,是一次全新的尝试。”


Art Chengdu展出现场


2018年4月落址成都天晖路九方购物中心的B. Park绽放花园-成都店,是绽放文创集团全球第二家绽放花园餐厅,作为绽放文创集团全球第二家触手可及文艺生活方式空间,由贝森豪斯PleasantHouse再次全程倾力设计。首届Art Chengdu期间,B.Park绽放花园-成都店也为Art Chengdu及多家画廊机构举办私享派对和晚宴,在美妙的氛围之中促进艺术思想的交流和分享。


B. Park绽放花园-成都店


B. Park绽放花园-成都店


B. Park绽放花园-成都店


可以说,一路走来,绽放文创已经在众多项目中体现了它坚定的方向和成功的选择。teamLab在深圳成功,如今强势进驻武汉,接下来,中国很多城市都有可能成为这场艺术科技盛宴的舞台。“虽然武汉发展没有深圳迅速,但是武汉的人口基数大、高校多,本地艺术家基础也好。我们的整个布局是这样的:我们会在中国的十六个省市来推广teamLab,接下来还会去成都、西安、长沙、苏州、上海等城市。”


杨钜泽认为,每一个发展阶段的国家都会经历一个物质膨胀精神匮乏的过程,但对于美的需求和生活品质的向往会只增不减。“像teamLab这样的‘艺术科技’可以突显艺术美学与观众体验。现如今的国内,重要城市居民对精神消费的需求变大,既有趣又有价值的项目就会引起正面的社会影响。其次,很多城市缺乏优秀的内容,所以我们会去挑选地段优越、口碑有保证的商业体来运作这样的项目。”


《涂鸦自然——山脉与山谷》


teamLab未来游乐园·武汉开幕party


虽然,文创和投资对杨钜泽来说是生意。但他觉得不管什么样的生意,首先都应该看重社会效益,能对社会有推动力。如果企业只是索取是违背规律的;第二,现在做艺术的很多公司都在成长阶段,大家缺内容,但是消费者的需求是在增长的。“就像这次香港巴塞尔艺术展,可能大家对中国的艺术经营者和画廊有不同的看法,但我觉得大家要有信心,我们还在初级阶段。西方在这个阶段,可能还没有我们做得好,他们没有我们的盘面大、没有我们这么多消费群体、年轻人受教育程度也没有我们高。所以从业者要有一个良性的心态,大家要朝好的方向去做,从信用度也好,从内容也好,不要动不动全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