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led灯批发联盟

她是武汉的眼睛,你却可能从来没有仔细看过……

湖北经视 2018-12-06 17:50:40


入了夜的武汉,有一种奇特的魅力……


在夜幕降临前的一个小时,武汉所有路灯会一起点亮。在日光照耀下显得规整的大武汉渐渐隐入夜色,星星点点的路灯点缀其间,让硬朗的城市多了些许神秘与魅惑。


夜色笼罩下的武汉,温和平静


若是从高空俯拍,武汉的“眼睛”所带来的不只是神秘,还有震撼!


路灯给额头湾立交打上了一个中国结


如果没有路灯,武汉的魅力值怕是要打不少的折扣。


不过,你是否想过,这灯光,从什么时候起开始守护着武汉的夜?武汉的路灯又如何变成了现在的模样呢?


〉17万盏路灯,17万只眼睛


白天属于工作,夜晚属于生活。


深夜里,无论是与三五好友酒足饭饱走出夜宵店,还是收起繁忙的工作独自下班,回家路上,只要有路灯的陪伴,黑暗所带来的孤独与恐惧都会一扫而空。



深夜,从车水马龙的主干道到只容一车通行的背街小巷,这座城市的边边角角都被路灯照亮。在这座城市,脚能走到的地方,就会有路灯的陪伴。


路灯取代了月亮,成为这座城市夜里的光源。


走遍武汉的大街小巷,你会发现,武汉的路灯并不总是暖暖的黄色,还有白色。据说,曾有一段时间,武汉很多路灯换成了LED,不过LED灯光是白色的。到了后来,更高级的节能灯可以发出黄色灯光,相较而言,黄色灯光穿透力更强,不会影响视线,因此,后来就又换回了暖黄色调。


当然,这种黄色的灯光总会让人觉得温暖


如果观察得更仔细些,你还会发现,每天早晚,武汉的路灯会瞬间同时点亮或熄灭。


2015年,武汉市的路灯实现了光控系统自动开关灯。这可不是简单地根据日出日落来设定好亮灯时间就能做到的:光控系统与与测量光照度的设备连接,设定好开灯需要满足的光照度(20勒克斯),一旦低于这个光照度,监控系统就会自动开启路灯。


不信,暴雨前或者哪天武汉雾霾比较严重了,你去看,开灯时间肯定比平时要早些。武汉市所有路灯同时亮起,若是从空中俯瞰,定是一道美景。


11月16日下午五点,武汉大雨,能见度骤降,路灯提前亮起


据统计,现在武汉中心城区的路灯达到了17万盏。如果按照2015年发布的数据,武汉共计有城市道路4496条,长达4994公里,不严格来算的话,平均下来,武汉每公里路段就有34盏路灯,每隔29米就有一盏。


一盏灯就是一只眼睛,静静地陪伴这座城市,默默记录着大武汉的变迁,一走就是一百多年……


123年,4万4千个夜晚的守护


正如武汉的繁华起于江边,武汉的路灯也源于江边。不过,你可能永远想不到,武汉最早的路灯是一盏煤油灯。


1893年,老汉口的江边有了第一盏路灯,不过这路灯跟居民家里的灯一样是煤油灯,而且只用于工厂自备照明。


到了1906年,合作路与鄱阳街还是租界,英商在这里创办了汉口电灯公司,点亮了第一盏真正意义上的用电路灯。


汉口电灯公司旧址


而真正意义上由国人自产并供电的路灯,更要延后。1908年,中国商人创办的既济水电公司开始运营,武汉人终于用上了“国产电”,路灯也一盏盏亮了起来。待到汉口水塔建成,哪里路灯坏了,去哪里维修,指令都从这里发出。


汉口水塔,当年身兼多职:供水、消防、路灯瞭望及维修


不过,当时的中国战乱频仍,直到1949年建国,路灯在武汉仍然是稀罕的物件。不过,到了1957年,武汉的路灯就已经达到了一万盏。


半个多世纪过去,武汉长长的巷弄变作了宽阔的大马路,武汉的路灯从江边延伸到了社区和每个人身边,而材料也从钨丝灯到汞灯,再到高压钠灯、LED节能灯演变了四代,武汉市从仅有一盏煤油灯变成了一座不夜城。


只要灯还亮,这世道就在


正在拆迁的汉口青鸾路其貌不扬,低矮的平房错落排开,路面坑坑洼洼,最深处却藏着“城市之眼”现在的管家:武汉路灯管理局。


每天晚上六点,一二十辆橘黄色的工程车从这条小巷子里驶出。大型工程车沿着环线、武汉大道、沿江大道等重要的市政路线巡查;小小的面包车则钻进窄街陋巷,修理老社区坏掉的路灯。



偌大的江城,17万余盏路灯,一线维修人员却仅有90人左右。要是换算下来,每个人一晚上就要管1800多盏路灯。一盏普通路灯的寿命是两年,一晚上下来,一个小灯班要接到四五个保修电话。



“路灯熄了,你们快来,黑黢黢的不安全,有人抢劫偷东西怎么办?”


这些保修电话,有的是通过路灯局报修热线83645768直接打进来的,有的则是从市长热线、城管热线、供电公司热线转接来的。


接到路灯报修,路灯维护工们总会第一时间赶过去。做路灯维护工作已经十六年的查正光知道,黑暗与邪恶,总是如影随形。


路灯亮起,就是出工的时间到了。师傅们腰上挂着的还是那套叮铃咣当的老物件,十几斤的重量一套上去,一晚上都不会卸下来。


如果看到坏掉的路灯灯罩是破的,他大概就能猜出来,这多半是小偷干的,方便偷窃 ,修完灯,也会提醒一下居民,注意防范。


然而,有些麻烦,却避不开。遇上小区拆迁,反复修路灯就是家常便饭。


2014年,台北一村拆迁,半年时间里,他们先后去了五次,每次去都有二三十盏灯同时坏掉。有时是灯被打破,有时路灯的线被扯断。


结束维修之前,查正光们总是习惯性抹一下灯罩,“把积灰擦掉,会亮一点儿”。


最严重的一次,村里的路灯刚修好没几天,就又被打破。这次,小区居民们和路灯维护工们忍无可忍,先后报了警。


“就是有人想制造麻烦嘛,想让人早点搬走呗”,查正光谈起这事儿,云淡风轻……


不过,只要灯还亮,这世道就在。



当然,现在武汉的灯杆已经装上了“大脑”芯片,有了“智慧”,甚至还有了二维码身份证。如果有人需要报警,只需要报出灯杆上的编号,就怎么都不会搞错地方。说不定哪天,我们就能用上电灯杆的WiFi,给电动汽车充电,甚至通话……谁知道呢?


不过,无论怎么演变,这些武汉的眼睛都会一直陪伴着我们,记录武汉的变化,也守护着深夜出行的江城人……


来源:湖北经视|摄影:刘艺|文稿:小乐|主编:李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