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led灯批发联盟

男人的第一次和第五次有什么区别?

学做一个气质女王 2019-12-29 16:05:03

越脏越爱


1

 

豪宅里,玄关处的黑色高跟鞋歪歪扭扭地散乱着,旋转楼梯的扶手上挂着男人的衬衣,女人的蕾丝胸罩,地上还隐隐散落着男人衬衣上的纽扣……

 

紧闭的房门都关不住浓郁的旖旎风情。

 

“书寒你好棒……”林嘉赤裸地趴在床上,精致艳丽的脸埋进枕头里。

 

男人略微粗糙的手擒着女人不堪一握的腰,听到“书寒”二字时,更是红了眼加快了身后的动作。

 

男人变换着各种姿势占有着身下娇弱的女人,没有节制地挺动着健壮的身子。

 

女人在身下默默承受着,尽管已经疼得双眼浸满了泪水,两只纤细雪白的手臂却依然环着男人的脖子不肯松开,泪眼朦胧地看着眼前的男人。

 

“书寒,我好…...好爱你!”林嘉在男人释放的一瞬间,全身如过电般突然颤抖起来,快感席卷着她,精疲力竭的她依然不忘表达着自己浓厚的爱意。

 

天刚蒙蒙亮,全身酸痛的林嘉感觉自己的身体被车碾过一般,突然感觉胸前有异样,眼眸一瞥,一颗黑绒绒的脑袋埋在自己胸前,轻轻地啃咬舔舐。

 

林嘉尖叫出声,酸软的手臂费力地拍打男人的头颅。

 

男人不怒反笑,抬起头看了一眼震惊的林嘉,又继续色迷迷地盯着林嘉饱满坚挺的胸脯,“果然是红透半边天的内地小天后,滋味真是让人醉生梦死,真想死在你身上……”

 

林嘉气得浑身颤抖,猛然想起了昨晚的一切,带着怒气的一巴掌落在男人脸上,“齐墨!你这样做对得起莹莹吗?”

 

“别以为你是莹莹的老公,我就会放过你,你的洗脚城可是李氏集团旗下的产业,若是我的男朋友——李氏集团的CEO李书寒,知道你对我做的事后,你以为你之后还有好日子过吗?”

 

男人听了顿时吓得脸色惨白,昨晚邱莹莹回娘家了,色欲熏心的他看到性感动人的林嘉就想带到床上好好折腾一番,哪里还顾得上她是小有名气的歌星,是邱莹莹最好的姐妹。

 

林嘉昨晚刚从韩国培训回来,她将经纪人支走,打电话让邱莹莹的老公——齐墨来接机,想要突然出现给邱莹莹和李书寒一个惊喜。

 

在车上时,齐墨给她递了一瓶水,她喝了之后便开始出现幻觉,将他认成了李书寒!

 

齐墨想起昨晚听到她喊“书寒”,本以为是野男人的名字,没想到竟是李氏集团CEO——李书寒!

 

“哼,若是李书寒知道你昨晚在我身下承欢,你觉得他还会要你吗?”齐墨强装淡定地说。

 

“哦?你可以试试,看看是你比较惨还是我会被书寒抛弃。”林嘉留给齐墨一个狠厉的眼神后,潇洒离开。

 

 

2

 

出了别墅后,林嘉打电话让经纪人过来接她,经纪人在车上不断地数落她,“嘉嘉啊,你以后不能再单独行动了。


你可是公众人物,万一被媒体抓住你的把柄,你这两年的一切努力都白费啦,你看看你早上那模样,唉……”

 

林嘉却没听进去一个字,她将头抵在车窗上,脑海中只剩下齐墨的话。

 

她知道书寒很爱她,但若是万一书寒知道后真的不要她了,她该怎么办?

 

不!她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的。

 

“我不会让书寒离开我的!”林嘉眼神透出坚定的光。

 

“你说什么?”经纪人看到林嘉终于回神了。

 

“郭姐,演唱会提前至我的生日那天,我要在现场过生日。”

 

“提前那么多天吗,你排练的时间会不会不够?”

 

“没事,我会抓紧时间排练的。”

 

郭姐看着眼神晦暗不明的林嘉,叹了口气,“那好吧。”

 

半个月后,灯光璀璨的舞台上,林嘉如仙女一般坐在满是花瓣的秋千上唱着《喜欢》。

 

这首歌对林嘉有着特殊的意义,并不是因为翻唱这首歌给她带来了无数奖项和荣誉,只因为这首歌让她遇见了李书寒。

 

“在所有物是人非的景色里,我最喜欢你......”

 

坐在钻石VIP位置的男人拥有着刀刻般俊美的五官,整个人散发着凛然的英锐之气,平时一双充满寒气的眸子如今却深情地凝视着舞台上的林嘉。

 

 

3

 

突然,舞台上的灯光突然熄灭,追光灯打在表情惊愕的林嘉脸上,还有向她缓缓走来的李书寒身上,仿佛世间只剩下他们二人,林嘉想起了他们的初见。

 

两年前,林嘉还是个初出茅庐的选秀歌手,她在酒店后花园坐在秋千上轻轻地荡着,悠悠地吟唱着《喜欢》,仿若误入凡间的仙子。

 

原本走向酒店门口的李书寒听到这美妙绝伦的歌声脚步一顿,她看着他缓缓走过来,从此林嘉的生活中多了一个如骄阳般温暖的人,他将她宠上了天,她已经无法想象没有他的生活……

 

“林嘉,嫁给我。”李书寒手拿戒指对着陷入回忆的林嘉单膝跪下,深情款款地看着林嘉,言语简单却胜过世间所有情话。

 

粉丝们一片欢呼,“嫁给他,嫁给他……”

 

林嘉留下幸福的眼泪,紧紧地抱住眼前的男人,大声地对着麦克风喊道:“我愿意!”

 

两人在舞台上动情地拥吻,整个演唱会充满了幸福和爱。

 

演唱会结束,林嘉还沉浸在刚刚的喜悦中,满脸通红的像个情窦初开的少女。

 

“嘉嘉啊,你是不是知道李总今天会跟你求婚啊,今天这热度和话题炒得不错啊。

 

各大媒体知道你是李总未婚妻后,以后报道肯定都往好的方面写,你的知名度和人气肯定会翻上一翻!”

 

郭姐激动地摇晃着林嘉的肩膀。

 

“我才不在乎那些东西……”林嘉嘟囔一声。

 

她只在意书寒。

 

林嘉知道李书寒会在她的22岁生日那天求婚,所以她才将演唱会提前至她生日那天,为了在所有人面前接受他的求婚。


这样就算齐墨跟他说了什么,他也不会轻易地取消婚约。

 

尽管她坚信书寒是相信她的,但是她不敢赌,只要存在一丁点几率,她都不敢冒险。

 

 

4

 

“十点,东区咖啡厅见。”林嘉收到了邱莹莹的短信。

 

什么时候她们已经生疏至此,可能邱莹莹在气她回来后一直没联系她吧,齐墨总不至于将他们一夜情的事告诉邱莹莹。

 

但她一开始没联系邱莹莹,确实是因为无法面对邱莹莹,毕竟自己真的和齐墨上了床,尽管她是被陷害的。

 

后来她又因为演唱会提前,一直都在封闭式训练便也忘了联系她。

 

如今自己很幸福,她很想跟邱莹莹分享。

 

林嘉到达后摘下墨镜,发现邱莹莹神情冷漠,有点愣神。

 

她强行扯开一抹微笑,“莹莹你知道吗,书寒跟我求婚了。”

 

“哦,我在新闻上看到了。”邱莹莹右手紧紧攥着拳头。

 

林嘉看着面前冷漠的邱莹莹,她突然很害怕。

 

以前生活艰苦的时候是邱莹莹陪她熬过来的,她真的不想失去这个朋友,她伸出手想握住邱莹莹紧握的右手……

 

但是邱莹莹却躲开了,她淡淡地开口:“林嘉,你有没有瞒我什么事?”

 

林嘉脸色一白,但她还是摇了摇头,她在赌,赌邱莹莹不知道一夜情的事。

 

但是,邱莹莹缓缓地摊开了紧握的右手,掌心是一只精美的耳环,脸上尽是失望和嘲讽。

 

“亏我把你当成最好的姐妹,你却跟我老公搞在一起,你是不是觉得我特傻?”

 

林嘉看着那只星月耳环,惊的说不出话,那是她十八岁生日时,邱莹莹亲手为她做的生日礼物,她很喜欢便经常戴着,但自从那晚跟齐墨一夜情后便丢失了一只,难道……

 

“你不用解释了,那天早上保姆还看见你慌慌张张地跑出我家,林嘉,枉费我对你如此信任,你不仁就别怪我不义了!”说完便拿起包从林嘉身边走过。

 

 

5

 

这几日,林嘉一直心不在焉,邱莹莹撂下的那句狠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她不应该有什么把柄在她那啊,难道是……

 

突然,她感觉旁边沙发凹陷下去,一瞥,略显疲惫的李书寒躺靠在她旁边闭目养神。

 

她竟然连书寒什么时候过来的都不知道,这几日太多烦心事,便冷落了书寒,内心顿时生出愧疚感。

 

她跪在书寒身侧,微凉的手指在他的太阳穴处时重时缓地按摩,“最近很累吗?为什么连胡子都没有刮,对了,我们挑个时间去拍结婚照吧。”

 

他却轻轻地推开了她的手,“过段时间吧,这段时间我太忙了,我去洗个澡。”

 

女人的直觉一向很准,她觉得书寒有事瞒着她。

 

看着书寒遗留在沙发的手机,又回头看了一眼紧闭的浴室门,这才拿起他的手机。

 

需要锁屏密码,她想了想,将自己的生日输进去,果然打开了!

 

她紧张地点进短信,发现近几日书寒给一个陌生的账号汇了几次钱,总共汇了500万。

 

她继续往前翻,看到一条陌生电话的短信,“真没想到你会跟林嘉求婚,她那样的女人就不配拥有幸福,给xx账号汇五百万,否则我就让林嘉身败名裂!”

 

林嘉不可置信地看着短信,到底是谁如此仇恨她,突然灵光一闪,她看了眼日期,果然是生日第二天!

 

 

6

 

当邱莹莹打开门看到林嘉的一瞬间,她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眼看着门要关起来,林嘉习惯性用手去挡却被门夹中了手指,她痛呼出声。

 

邱莹莹抓住她的手臂,紧张地看着她受伤的手指,“嘉嘉,你没事吧!”

 

进屋后,邱莹莹脸色铁青地处理着林嘉手上的伤,“你是猪吗,手是金刚钻做的吗?来找我干嘛,我们俩没什么好谈的。”

 

林嘉看着刀子嘴豆腐心的邱莹莹,心中一暖,“下周我和书寒就要结婚了,我是来给你送请柬的。”

 

“我们曾经那么要好,如今却……”

 

“当初生活待我们如此苛刻,但我们至少还有彼此,我真的希望我最珍惜的姐妹可以见证我的幸福,如果那天你没有来,我不会怪你,但我的婚礼会留下遗憾……”

 

林嘉说了许久,说到后面已经开始哽咽,她抬头却发现邱莹莹已经泪流满面。

 

林嘉将一盒巧克力递给邱莹莹,“莹莹,我知道你最喜欢吃这个牌子的巧克力,我特地让韩国的朋友帮忙代购回来的。”

 

林嘉见邱莹莹没反应,缓缓地站起身,“那我先回去了。”

 

邱莹莹低着头,鼻音很重,“我会去的,还有,谢谢你的巧克力。”

 

林嘉展开释然的微笑,“好,我等你!”

 

晚上,昏暗的房间中不时传出女人难耐的娇吟……

 

齐墨将所有巧克力的锡纸剥掉,再将一颗颗丝绒般的巧克力放在赤裸的邱莹莹身上各处,巧克力冰凉的触感和羞耻感令她不禁颤抖。

 

齐墨一边邪肆地看着羞怯的女人一边品尝着巧克力,湿湿凉凉的唇舌席卷着巧克力也品尝着女人的身子。

 

吃完巧克力的齐墨对着邱莹莹妖孽一笑,“莹莹,你好甜。”

 

邱莹莹被他折磨得下体湿热,难耐地抓他的背,眼睛湿漉漉地盯着他,“齐墨,别折磨我……”

 

话音刚落,男人已经迫不及待的闯进女人的娇躯,结实挺翘的臀不知疲倦地狠狠挺动,房间内顿时充斥着令人耳红心跳的声音。

 

第二日清晨,保姆刚将大门打开,穿着睡衣的邱莹莹就慌慌张张地想跑出去,保姆觉得奇怪便拉住了她,“太太,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她突然双腿一软,跌坐在地上,眼神很是空洞,“齐墨死了。”


莹莹杀了齐墨?那条陌生短信又是谁发的?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精彩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