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led灯批发联盟

洛阳原副市长郭宜品受贿被公诉,案件始末原来是这样....

最爱大伊川 2018-07-18 07:10:54


据人民检察院案件信息公开网消息,由郑州市人民检察院办理的洛阳市政府原副市长郭宜品受贿一案,已于2015年9月7日向郑州市中院提起公诉。法院于11月19日召开庭前会议。



郭宜品部分简历

郭宜品,男,汉族,1962年9月出生,河南洛宁人,河南省中等农业机械化学校毕业,中央党校函授学院法律专业研究生。曾任洛阳市政府副市长。

2003年03月—2005年07月 河南省栾川县委常委、组织部长

2005年07月—2006年05月 河南省栾川县委副书记、县纪委书记

2006年05月—2007年11月 河南省栾川县委副书记

2007年12月—2009年03月 河南省伊川县委副书记、县长

2009年03月—2014年02月 河南省伊川县委书记

2014年02月— 任河南省洛阳市政府副市长、伊川县委书记

2014年4月——洛阳市副市长

2014年8月:被传出“失联”

2014年10月:洛阳副市长郭宜品被抓获


 10月6日下午,郭宜品耷拉着脑袋,无精打采地被带上一辆湘A牌照的警车,离开了他“蜗居”近两个月的地方——长沙马王堆陶瓷建材城新合区。


  围观群众谁也没想到,被抓走的“老头儿”竟是失联多日的洛阳市副市长——这个级别并不高的副厅级干部,因为神秘失踪,震动了河南省,惊动了中纪委。

  近两个月时间,郭宜品在长沙租住着档次较低的居所,一个人终日做着水煮面条——尽管被抓前,他购买了些饼干与猕猴桃,可没来得及享用,便被警方带走,并送往河南,移交至郑州检察院。

  公众至今难以想象,7月底向洛阳市长请假“想带长期有病的母亲赴京看病”的郭宜品,会制造出这桩轰动全国的官员失联事件。期间,洛阳警方悬赏500元通缉郭,并对其进行地毯式搜索,但无果。

  到了9月18日,事情峰回路转。和郭宜品一同失踪的房地产开发商俞国强、司机张振强突然向警方自首,并交代是他们将郭送出河南省。

  虽然两人起初表示,并不知道郭宜品最终去向,但有消息称,俞国强和郭宜品曾共同在长沙生活过十几天。实际上,9月底时,有关部门就已经知道,郭宜品藏匿在长沙。

  很快,随着郭宜品的落网,关于他涉嫌的贪腐问题,也逐一被媒体公布出来。虽然官方目前还不可能对其具体的问题予以确认,但他深耕多年的伊川政界,却陷入恐慌。

  需要指出的是,郭宜品在今年4月才从伊川县“全身而进”,升为洛阳市副市长,分管安监、煤炭、环保、交通、地震等工作。此前7年,他长期主政伊川,历经县长、县委书记。

  实际上,郭宜品执掌伊川的7年,是该县发展最快的7年,但大拆大建的举动,也引起坊间诸多不满。近日,当地一副县级干部告诉民主与法制社记者:“郭宜品缺乏综合战略眼光,一个小小的伊川县,在他手下出了多起搅动全国的新闻事件。”

  在这位副县级干部眼里:郭宜品步子迈得太急、太大。“发展经济没有错,但只顾经济和商人脸面,忽略了群众想法和看法,就很不理智。”

  伊川县某局党委书记,向记者总结了郭宜品在伊川县的成绩:搞了一个滨河新区、架起了一条“裤腰带”大门、建起了一座动漫城、让开发商给政府修了一座办公楼。

  “这些工程背后几乎是赤裸裸的金钱交易,是触目惊心的利益输送。”该人士说。


棘手的两大工程


  目前媒体普遍报道“郭宜品涉嫌贪污的500万”,系伊川县立奇置业有限公司(简称立奇置业)法定代表人张金元行贿而来。

  虽有公开消息也介绍了立奇置业与郭宜品的利益纠葛,但过深的信息并未透露。一熟知此事的政府官员告诉民主与法制社记者:“的确和外界传言那样,起因与立奇商务大厦有关。”

  而所谓的立奇商务大厦,实际为伊川县政府综合办公楼。该项目是立奇置业的“BT项目”,置换条件为:政府给企业另批500亩土地,企业负责建设办公楼。

  但在建设初期,就有人不断举报此事,而在郭宜品主政下的伊川官方极力否认,更有自称企业人士公开称:“投资建设的商务写字楼,属单纯的企业经营行为,与各级政府没有任何关系。”

  可有权威信源透露:“除了土地外,政府还付给立奇公司2亿多元资金。”据悉,立奇商务大厦工程总造价为2.93亿元,很显然,大厦建设资金,多来自官方。

  近日,记者在伊川采访时看到,立奇商务大厦位于该县滨河路与商都路西北侧,为地上11层、地下2层框剪结构建筑,建筑面积16.15万平方米。

  尽管立奇商务大厦是为当地政府所建,但该工程仍涉嫌违法开工。

  有消息透露,立奇商务大厦开工时间为2011年8月前后,但伊川县国土资源局消息证实:“立奇置业取得位于伊川县滨河大道西侧的周村和董村两块土地的时间为2011年底。”而该工程中标时间为2012年5月8日。

  严重的还有,立奇商务大厦在官方备案的规划用途中为“商务写字楼”,并非政府办公楼。“言外之意就是大楼私改规划。”知情人透露说。

  另外,该知情人还爆料,立奇商务大厦在“中央空调采购安装招标中,只以一家品牌样本为准,所有指标必须满足立奇认可的样本,不满足就视为不行,让一些国内知名品牌连参与的资格都没有”。

  值得一提的是,尽管政府为建设立奇商务大厦付了巨额资金,可目前仍没搬进去,且大厦当下已更名为“香港极客峰电商总部”,但无任何企业入驻,未完的工程也全部停了下来。

  需要指出的是,立奇置业除了建设政府办公楼引发争议外,在置换的土地上建起的“伊水华庭”房地产项目也饱受诟病。

  记者从独立消息源获悉,“伊水华庭”的一部分为当地政府集资的福利房。众所周知,多年前,中央就叫停了此类项目,2006年国务院再次发文,严厉制止。

  但立奇置业在郭宜品的操纵下,中央的规定于伊川失去作用。记者采访发现,虽然这个举动是在为当地公务员谋福利,但公务员们难掩愤慨。

  “2012年9月,在县政府号召下,去伊水华庭集资,先期交款12万元,集资建设3号楼,协议承诺2014年10月交工,当时政府还印发了文件,让符合条件的人员去选号。”伊川县一正科级官员说,“到最后,交的钱都打水漂了。”

  “听说,这些钱被开发商卷走了。”这位正科级官员还透露。后来很长一段时间,交过钱的公务员们向有关部门反映过该问题。“但公司不承认我们集资的事情,说小区和政府没有关系。”

眼下,随着郭宜品的落马,当初参与过集资的政府人员,均不知道未来怎么办。“不仅如此,小区建起的其他住宅楼,也存在质量问题,比如,六号楼一层钢筋,原材料送检就不合格。”知情人告诉记者。

  日前,记者在伊水华庭售楼中心看到,以往热闹的售房场面已不复存在,大面积被围挡起来的土地,除了此前打好的地基外,再无任何开工迹象。


小县城里的动漫热


  民主与法制社记者采访发现,郭宜品在伊川主政期间,涉及的问题多出自工程,立奇置业只是众多问题的冰山一角,另一个“郭式工程”则是当地的动漫基地。

  据调查,位于伊川县的动漫基地全称为“中国动漫之都(洛阳)产业园”(简称伊川动漫基地),项目2011年11月26日签约,次年3月正式开工建设。

  该项目建设初期到位的资金达2亿元。彼时,在郭宜品愿景中,动漫基地到2015年,将打造成建筑面积78万平方米,超过600家动漫企业入驻的基地。

  “年产值150亿元、年创税收13亿元。”至今伊川县某领导,对这些财政数字不看好:“我们仅仅是一个小县城,觉得有点虚夸了。”

  实际上郭宜品在动漫基地上的大手笔远不止此。该项目共占地500亩,准备分三期建设,计划投资22.77亿元。

  可这个河南省的重点项目,同样存在未批先建的违法行为。伊川县浥涧村村民告诉记者:“动漫基地占的多是基本农田。”

  记者还从权威渠道得知,该项目在开工之时,才刚刚通过前期土地预审,合法用地手续并未拿到。众所周知,土地预审意见不能作为取得项目用地的批准文件。

  彼时,当地国土部门碍于郭宜品的压力,给出解释是:“依据‘支持中原经济区建设’的政策,河南省重点项目可以‘边批边建’。”

  但记者在国务院《关于支持河南省加快建设中原经济区的指导意见》(简称《指导意见》)中,并未看到这一规定。相反,《指导意见》要求,河南省在经济建设中,要严格耕地保护和城乡节约用地。严守耕地红线,严格保护耕地特别是基本农田。

  “郭宜品在这个项目上,有受贿嫌疑。”伊川县某不愿具名的官员称。

  与此同时,洛阳动漫创意学院也同步落户,该项目由世为投资集团与伊川县人民政府共同兴建,占地136亩,旨在打造“中原地区规模最大的数字动漫人才培训基地”。但该学院也屡遭学员投诉。

  据动漫学院第一期学员介绍,该校学费高达21800元,“起初对外宣传百分之百就业,起薪4000元”。

  但《学员手册》规定:“培训期内,如果被班主任证明不符合录用条件,学院将根据就业协议规定与学员解除就业协议,班主任有权判定学员是否符合录用条件。”上述学员介绍说:“最终决定我们命运的仅仅是班主任一句话。”

  记者调查得知,按照学院与学生签订的《就业安置协议书》规定,“违约金最高不超过2000元”。“就是说,如果学校违约了,最多给我们2000元,而我们交的高额学费不退还,即使全部退学,学校可拿走每个学生19800元”。

  “另外,按规定,政府补助每个人每月500元生活费,但学院巧立住宿费名目套走300元,另外200元也未发给学员,去向不明,他们有套取政府专项资金的嫌疑。”一熟知该学院的政府官员称。

  这一切,均被指有郭宜品的影子。可郭宜品的落马,是否会影响到当地动漫产业,还是个谜。


疯狂的滨河新区


  不得不承认,郭宜品在伊川担任县委书记时,更像一个商人。记者采访得知,在郭宜品运作下,伊川县从2009年开始,先后与河南煤业化工集团、三门峡开曼公司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并成功与杭州鼎胜集团实现强强联手,开工建设了总投资50亿、年产60万吨铝箔项目。

  “2010年前后,还率先规划了8.54平方公里的滨河新区,推动了县域经济持续快速发展。”伊川县政府一官员介绍说,“郭宜品当时在多个场合形容自己的举措为壮士断臂。”

  实际上,过完2010年后,郭宜品迎来了自己为官生涯中最大的利益寻租市场。彼时,郭宜品提出了“五个十大项目”和“五篇文章”。

  民主与法制社记者获悉,所谓“五个十大项目”,即十大工业项目、十大农业项目、十大新区建设项目、十大老城改造项目、十大民生项目。“通过这些努力,我们力争实现全年固定资产投资超过175个亿元。”郭宜品曾说。

  而“五篇文章”,即产城融合、整体开发、水系建设、BT模式、招商引资等。郭宜品称:在加大老城区改造的同时,将加快伊川县滨河新区建设,完成封顶20栋25层以上高楼,形成塔吊林立、机器轰鸣、人来人往的新区建设高潮。

  随即,郭宜品又提出了“百幢高楼”工程。

  很快,总投资1.8亿元、全长6.4公里的滨河大道一期工程在2011年底建成通车。另外,为了落实郭宜品“百幢高楼”目标,在短短不到一年时间内,伊河岸边建起了104幢高楼,多为房地产住宅项目。

  如此一来,被郭宜品盘活的滨河新区,很快迎来大量投资者,在此刺激下,扩大滨河新区面积,又成了郭宜品的主要任务。

  “先是扩到10.972平方公里,2013年7月23日伊川县十三届人大常委会上,又决定拓展区总用地面积为58.62平方公里,其中,城市建设用地31.02平方公里,水域等非建设用地27.6平方公里。”伊川县官方消息称。

  而郭宜品全力支持滨河新区的大背景是:洛阳新区建设步伐不断加快,位于市区南侧的伊川县也要借此找到发展机遇,借势而上,然后就有了滨河新区。

  除了“百幢高楼”外,伊川滨河新区推出的“三桥一水系”,也被指是郭宜品的“杰作”。这个系列工程包括:横跨伊河的伊龙路大桥、志远路大桥、高新四路大桥和伊河景观水系工程。

  记者独家获悉,仅仅修的三个桥,花费就达4.1亿元。

  “但红红火火的工程建设背后,几乎都逃脱不了向郭宜品行贿的命运。”伊川县某官员介绍。“实际上,我们现在最担心的是,虽然郭宜品被抓了,但他庇护下的项目都还在,客观来讲,违法的也不少,如果都处理了,滨河新区怎么发展?”

  实际上,郭宜品失联后,当地多名开发商已经嗅到了出事的信号。今年8月22日,伊川滨河新区管委会发布滨河新区飞鹏环路道路施工项目招标公告,10月9日,有关部门宣布招标失败。

  招标失败原因是,“投标人不足三家”。有独立消息源称:“其实,谁都不想卷入郭宜品案件。”

  滑稽的是,尽管外界对郭宜品举报颇多,但他曾参加一档电视节目录制时,接受了118名由该县人大、政协、退休干部、农民代表等各界人士的提问和测评,其个人述廉和党风廉政建设工作两项满意度均为99.2%。

  他还曾公开说:“时常严格教育子女亲属和身边工作人员,严禁打着自己的旗号去办私事、谋私利。”


疑为亲属牟利


  实际上,郭宜品在伊川的为官形象并不如表面那样光鲜,而其今年升任洛阳市副市长后,有消息人士透露属于“带病提拔”。

  目前坊间流传最广的是,2010年3月31日伊川县国民煤业公司发生一起特别重大煤与瓦斯突出事故,造成44人死亡、6人下落不明,直接经济损失2728.4万元。

  随即,伊川县县长吴立刚、主管安全的副县长金纯超、半坡乡乡长郭明杰、半坡乡主管安全工作的副科级干部姜伟峰被免职。

  同时,国务院对这起事故的调查处理作出批复,认定这起事故是一起责任事故。但最终时任伊川县委书记的郭宜品仅仅受到党纪政纪处分。近日,有媒体公开报道说,他向有关人员行贿千万,才保住了“乌纱帽”。

  实际上,同是这家煤矿,2009年5月1日还发生瓦斯突出,造成2人死亡。事发后,矿方进行瞒报。此举被指受郭宜品指示。

  另外,记者获悉,郭宜品还涉嫌利用职务便利,深度插手当地的路灯工程,并获牟巨额利益。

  有消息透露,从伊川县北大门到伊川县城10多公里的洛栾快速通道上,有5公里装的是较时尚的LED路灯,另有6公里是陈旧的老式路灯,但价格不菲。

  “这6公里路段的280多根路灯是上海一灯具厂的库存旧货和回收翻新的旧灯具,每根灯的出厂价才3000元,郭宜品授意其侄子郭某飞借其他公司手续参与招标,最后郭宜品亲自定标,确保了郭某飞操控的公司高价中标。”有消息称。

  “仅此一个工程,郭宜品等人就牟利超千万元。”上述消息人士透露,“他侄子郭某飞还参与了伊川县多个重点工程招标,都是在另外一个领导周旋下高价中标。”

  “例如,郭宜品联合有关人员,从渣滓河清淤和汉白玉栏杆工程中就渔利400多万元。”对方透露。

  记者采访得知,伊川县城杜康大道并行有一条先锋渠,因居民习惯性往河里排污,河中的渣滓须经常清理。去年5月的一次清淤招标中,伊川某官员遵照郭宜品指令,让郭某飞操控的公司中标。

  随后,郭某飞以每个标段40多万元中2个标段,很快又以高价将标段转给其他人,从中渔利60万元。

  还有,伊川先锋渠原为青石栏杆,郭宜品看到后表示“不美观,要求换成汉白玉栏杆”。很快,他特地派人到南阳定制汉白玉栏杆,同样由某官员安排郭某飞亲属组织施工。

  “没有招标,共2个标段,每个标段300万元左右,他们两个强强联手从中赚取200万元左右。”知情人介绍说。

  对方并称:“类似这样的事,在伊川比比皆是,这里几乎成了郭宜品的取款机。”

  彼时,郭宜品一边贪腐,一边告诉外界,他作为一名县委书记,面对各种诱惑很多,但都会严格要求自己,“对于亲朋好友、老领导、老同事提出的非分要求,我宁可自己承担和消化这些压力,也决不拿原则做交易。”

  “担任县委书记以来,我始终牢记‘按规矩做事,凭良心做官,战战兢兢对待权力’的原则,自觉做到堂堂正正做人、干干净净做事、清清白白为官。”郭宜品说。但现在看来,都成了笑柄。

来源:新华网、民主与法制时报


最热视频


看了这个视频,再也不用担心买车的问题了!


无人机航拍——鸟瞰伊川



·最爱大伊川·






一个小城市的骄傲

可能是伊川最具影响力的全媒体平台

【合作推广:15136382291】

网址:www.aiyichuan.cn 微信号:gooddream1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