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led灯批发联盟

杂志精选 戏剧灯光艺术与舞台灯具发展

演艺科技传媒 2021-03-30 12:50:20

当今中国戏剧,在整个演出行业中占有率高、种类繁多、演出活跃、专业性强、受众广、影响大,得到国家重视和政府扶持。许多“非遗”剧种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经典作品传世。笔者从事戏剧灯光工作40年,设计过许多出戏,涉足多门类、多剧种。在多年的舞台实践中,笔者对戏剧灯光的功能作用、本质属性、本体气质、创作规律、专业技能、行业特点等问题有所思考和感悟,又亲身经历见证了舞台灯具的发展与变迁,感触颇深。故此想结合戏剧灯光的特点,谈谈对戏剧舞台适用灯具(简称“戏用灯具”)的认识和期待,以及戏剧灯光艺术与灯具设备技术之间的关系。




1 光在戏剧中的作用与功能,离不开戏用灯具的支撑


众所周知,舞台灯光是观众欣赏表演艺术不可或缺的视觉媒介,是为当代各类演艺活动增添艺术魅力的重要工具。当今灯光装备(灯具系统、影像系统和控制系统等)的雄厚实力,能够轻而易举地改变任何物体的固有颜色和视觉形态,制造各种视觉冲击效果。如笔者在荣获文华大奖剧目的天津评剧《赵锦棠》中塑造“风雪牧羊山”的情景,那白茫茫一望无际的雪地,是用大量LED染色灯,将舞台铺设的黑色地毯硬生生染成雪白色。舞台灯光的潜在能量被不断发现、尝试和探究,引起越来越多戏剧人的重视、挖掘和推崇。




实践证明,当代戏剧灯光除了照明功能之外,还具有许多艺术功能——参与创造写实或写意、现实或心理,以及不同样式、不同时态的动态时空;运用光的方位、角度、强度、质地、色调、区域、阴影的变化,对舞台景观再度“深化创作”,如:切割、取舍、并置多演区,展示多时空,赋予中性布景以个性化的形态与写意特征等,挖掘并彰显舞台美术的内涵,表现戏剧动作的情绪和意义;用光色调和、统一舞台空间色调,将人物与景物有机融合,美化、净化、雅化戏剧时空;运用光、阴、影、色按照透视规律渲染舞台空间,突出空间画面的层次感和虚实感,增强景物与人物的立体感和雕塑感;通过“光色画笔”的描绘与润色,改变布景材料的虚假质感,使之焕发出生命活力;默契配合演出进程,令“光随人动”“光随景动”“光随情动”,绘制一幅幅“织在时间上的画”,创造出符合该剧“规定情境”的、充满诗情画意的“流变”意境;用追光或特写光,强调突出人物或景物或局部,牵引观众视线聚焦于重点关注对象;光色还可以强化音乐音响的节奏感和表现力,外化内在情感色彩⋯⋯戏剧灯光的种种艺术表现力,在业内被誉为戏剧的“灵魂”和“血液”。


上述舞台光的诸般能耐,总是伴随演艺设备与技术的进步而逐渐“本事见长”。戏剧灯光的艺术功能之所以能够完美呈现于舞台,完全仰仗高品质的专业灯具装备。“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离开设备与技术的强力支撑,灯光设计将有心无力、事倍功半,这是业界同行感同身受的不争事实。


2 戏剧灯光姓“戏”,灯具品质须满足戏剧使用需求


当先人使用人造光源,开始有意识地改善戏剧演出效果,这便是戏剧灯光的原始雏形。人造光源和灯具设备,经历代同仁数百年不断探索发现和变革创新,从石蜡、油灯发展到今天数字化、智能化、网络化的现代舞台灯光照明系统。戏剧灯光的功能也随之发生巨变,当今戏剧灯光已经成为主导舞台视觉形象的重要构成因素。然而,戏剧灯光的艺术价值只能体现在戏剧创作与演出之中,离开戏剧之源就失去存在的意义。因此,戏剧灯光艺术不是独立的艺术门类,而是戏剧综合艺术“大家族”中的“子艺术”,“从属性”是戏剧灯光的本质属性。


“从属性”决定了戏剧灯光的创作,必须以编剧、导演、演员、音乐、舞台美术设计的创作为基本依据。灯光不能随心所欲、自行其是,更不允许喧宾夺主、哗众取宠。与通俗的秀场艺术不同,戏剧是严肃的高雅艺术,审美情趣和品位格调必须与之相称。灯光是戏剧视觉艺术的传递者也是创作者,自然责任重大。分寸把握是衡量艺术境界高低的“试金石”,戏剧灯光对节奏因素的把控:快慢、强弱、轻重、大小、聚散、明暗、虚实、浓淡、冷暖⋯⋯拿捏的精准度,十分考验灯光设计的艺术涵养、审美眼光和掌控能力。因为戏剧灯光讲究“光”的内涵意义,也就是“光”参与戏剧表情达意的“语汇”。不过,灯光“说话”不在乎多少,却贵在恰如其分和恰到好处。





“冷漠无情”“无动于衷”不行,“小题大做”“一惊一乍”更难容忍。戏剧灯光应安于本分,持守本体气质:含蓄、内敛、考究、精准、细腻、顺畅、简约、意味、雅致、空灵、清净、起伏跌宕如行云流水,自然融化于动作情境之中......


戏剧灯光如此这般“讲究”与“严苛”,必然要求灯具装备具有很高的可控性、可塑性和稳定性,才能为灯光设计提供坚实可靠的硬件保障,满足戏剧艺术的高标准和严要求。就以舞台上营造的意境为例,那是全体演职员精心呵护默契配合的结晶,来之不易又非常脆弱。比如:歌仔戏《蝴蝶之恋》中梁山伯与祝英台于花前月下翩翩起舞,互倾爱慕之情,观众正为之陶醉时,一个意外的光色异动,定然使这美轮美奂的情境瞬间消失。又如:话剧《要离与庆忌》中刺客要离为义不惜挥剑自断右臂的壮烈场景,观众无不为之震惊赞叹,若此刻灯光突然乱闪,转移了观众视线,那么难得的情感共鸣必然就此中断。这就是为什么戏剧灯光设计对灯具性能和品质,百般“挑剔”又非常“苛刻”的原因所在。究竟何为理想的“戏用灯具”,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目前尚无标准答案。笔者虽然没有能力对不同光源、不同种类的众多灯具,逐一做指标数据的测定和研判,但可以就戏剧舞台最基本也是最重要的共性需求作简要表述:同款灯具的一致性(调光、调焦、调色等)必须高度一致,达到人眼察觉不出差异的精度;调光线性尤为重要,所有灯具在调光过程从0~100必须绝对平稳、柔顺、同步,不允许丝毫“跳光”或调光不柔顺的现象出现;光斑质量要求照度、色温、色彩十分均匀;亮度、焦距、虚实、色彩、色温、成像切割等可调范围必须充裕、操控轻便、精准有效;灯体结实牢靠、不漏光、无“野光”、便于使用维护。



对于电脑灯而言,要求智能化、精确度、可靠性、稳定性、一致性、耐用性俱佳,光效、性能、品质达到行业先进水平,配备戏剧舞台常用的颜色和图案,单灯体量、重量适中,噪声低,安装、编程简便快捷等。2016年PALM展会上,介绍了著名灯光专家金长烈教授牵头的研发团队专门研制的4款适合戏剧使用的“戏用灯具”。这是研发团队为戏剧界做了一件十分有意义、有价值的事,笔者深表敬佩。


3、镜框舞台基本光的铺设规律及戏用灯具的变迁


一般说,一台戏使用灯具总量中基本光占绝大多数,其余为特殊光。基本光若能铺设好,舞台的基础照明和空间色调就有保证。只需根据剧情和调度,合理组合配比来自不同方位的区域基本光,酌情选择合适的色调和变光契机,灯光设计工作就完成一大半了。基本光的铺设方法(以演员面朝观众的正面照明光为例):分别在面光和顶光的灯杆上,用多盏同款灯具组成灯组,灯组每盏灯的投射光位横向衔接,铺成一条条与大幕平行的“路状光区”;每条“路状光区”再依次纵向衔接成大面积“片状光区”,将演员所到之处照亮铺匀(保证演员的足够照度以突出表演,是戏剧灯光的重要特性之一)。此外,侧面、逆面、立面(指天幕、画幕等)的基本光依照同理铺陈。各方位的基本光应分区域控制,以便灵活组合调配,可以做到随演员调度“此起彼伏”,实现“光随人动”。基本光要达到亮度均匀、过渡柔和、衔接无痕、色调一致的良好效果并非易事,除了技师娴熟的对光技能外,灯具的性能、品质、一致性和稳定性至关重要。严格说,只有胜任戏剧基本光铺设要求的灯具,才称得上品质达标的戏用灯具。


灯具的核心是光源,一种光源往往成就一代灯具。


自电光源进入舞台至今,先后流行并普及于戏剧舞台的光源主要有三种:卤钨光源、气体放电光源、LED光源,分别造就了传统常规灯、电脑灯、LED灯具。这三种截然不同的光源和与之匹配的三大类灯具,都经历了从不成熟、缺陷较多,到不断研发、反复改进,直至逐步提升完善的几个阶段。


常规灯发展周期长,鼎盛期已过,不再赘述。


电脑灯于20世纪80年代后期在迪斯科舞厅崭露头角,之后逐渐在大型歌舞晚会盛行。当时戏剧舞台曾拒绝电脑灯,认为花哨躁动的五彩光束,与戏剧审美品位大相径庭。90年代,在一些舞剧、音乐剧和探索性实验戏剧演出中,逐渐出现电脑灯的身影。1995年,笔者在闽西汉剧《雷皮子七七》中首次尝试电脑灯,以玫瑰红活动光束模拟死去的女主角,与真人扮演的男主角交流互动,再现生前的恋爱场景。这种前所未有的动态光效,绝非传统常规灯所能。于是,笔者兴奋之余有感而发撰写《从歌舞到戏剧——为电脑灯定位》一文,发表在《舞台美术家》上。此后几年间,竟发展到凡参赛剧目,几乎无戏不用电脑灯,直至如今全面普及。




LED灯具的发展历程颇具传奇:大约8年前,LED光源以节能、环保、耐用、安全特性而轰动于世,兴起舞台光源的革命。一时间,厂家争相投产,LED灯具蜂拥而出。新光源灯具究竟如何?当时,演艺界专家曾将它与常规灯作比较,结果发现早期LED灯具存在诸多缺陷:单灯功率小、射程短、混色不均匀、调光线性差、光斑定焦、“野光”严重、一致性差、显色指数低、灯种定位模糊、功能雷同单一等,与戏用灯具“标准”相差太大。但即便如此,当时LED灯具凭借“绿色光源”的四大亮点,在其他领域仍然大有市场,甚至供不应求,客观上为LED灯具的成长注入了“强心剂”。市场红火过后,有幸遇上国外LED芯片技术突飞猛进,为LED灯具的跨越发展提供了核心支持。一些有远见的企业家由此抓住商机,把目光转向戏剧艺术这块“蛋糕”,有意识按“戏用标准”研发制造各种新灯具。他们加大投入,引进国外先进技术,向高校学者和应用专家讨教......进步之快,出人意料,短短几年间就攻克难关,突破了一个个技术瓶颈,诸多缺陷逐一得到弥补,LED灯具整体水平有了质的提升。人们在试用中又逐渐发现其“天生特长”:光斑均匀衔接无痕、混色时亮度有增无减、变色过程柔顺平滑、容易调出各种灰调间色、光质柔软光影弱化使基本光显得柔和干净。因此,LED灯具在戏剧舞台的使用率呈快速上升趋势。不过,目前LED灯具尚存在光衰快、调色麻烦、同色相最高明度难调等问题。此外,大功率LED光源的图案切割灯尚未成熟,盼望这一重要灯种早日完善,健全LED光源灯具系列。


当然,无论传统常规灯、电脑灯,还是LED灯具,它们的优等品均可满足戏剧基本光的铺设要求,效果各有千秋。或许存在个人偏爱,但大多同行选择因地制宜,为己所用。当下,三类灯具同台兼容并用,已成为戏剧舞台的普遍常态。


4 艺术与技术“二位一体”亲如兄弟


在戏剧灯光雏形期,使用者自己研究、发明、制造舞台专用灯具;据父辈师傅们说,早先他们曾自己动手造过聚光灯;天幕特技盛行时期,许多非标特效灯,都是剧团根据剧目需求,“不择手段”以土法研制出来的。可以说,原先制造与使用舞台灯具的都是“一家人”。随着时代变迁、社会化分工、市场壮大和科技进步,如今舞台灯具的使用者与制造者分属两个行业:前者集中在舞台美术行业,后者集中在演艺设备技术行业。但无论从历史渊源、技术关联还是商业链条,两者都是密不可分的。戏剧灯光艺术与演艺设备技术的关系,从创作层面说,是艺术体现与创作工具之间,相辅相成不可分割的整体;从市场的角度说,是厂商与客户的供、需关系。可以说,没有舞台演出艺术就没有演艺设备技术行业;没有精良的专业灯光装备,就没有精美的现代舞台灯光艺术。总之,这对“孪生兄弟”应该是相互依存、荣辱与共、互利共赢、亲密无间的利益共同体。


不可否认,两个行业的专业侧重面不同。设计师偏重艺术,工程师偏重技术,但偏重又不能偏颇。灯光设计师在艺术构思阶段,无论如何天马行空,最终都要落实到可行的技术体现方案:选用合适的灯具设备、设置合适的灯位、设计合适的总体布光方案、编制合适的变光程序⋯⋯因此,设计师必须熟悉剧场情况,谙熟所用灯具、器材、设备、舞台机械的功能和性能,还需要剔除或修复“带病”的装备。做到心中有数、应对有方,扬长避短、合理调配、恰当使用。反之,作为灯光装备的专业生产厂家,首先要明确自家产品的市场定位,满足客户需求。厂家在研发新产品之前,工程师就应先行调研,了解产品的用户、用途、用法和作用。“有的放矢”设定技术指标,使产品实用、好用,便于安装、调试、运行和维护,以此作为产品定型的依据。避免闭门造车、盲目生产。这就要求工程师熟悉戏剧舞台,认识灯光艺术。如此看来,设计师需要懂技术,工程师也要了解艺术。最有效的方式是二者间建立起密切的常态沟通机制,经常交流,互通信息,资源共享,取长补短,相互促进,共同提高。


节选自《演艺科技》2016年第12期林宏恩《戏剧灯光艺术与舞台灯具发展之我见》,转载请标注:演艺科技传媒。更多详细内容请参阅《演艺科技》。


延展阅读

杂志精选

杂志精选 | 电视灯光和舞台灯光的特性都有哪些

杂志精选 | 节目制作中,该如何考虑灯光与切像导播的配合?

杂志精选 | 广州大剧院舞台工作灯的设计

众主创谈:复排歌剧《北川兰辉》的创作理念及舞美、灯光设计

杂志精选 | 长沙音乐厅的声学设计

技术 | 户外演出灯光设计需注意什么

杂志精选 | 《烽烟三国》实景秀场的舞台机械工艺设计

杂志精选 | 侧返扬声器使用需注意三大点

杂志精选 | 多声道环绕声技术在戏剧创作中的优势




        投稿、转载、合作

        QQ:2761859395

        微信:muenennpl


       杂志社

       Tel:010-64097040

                010-64037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