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led灯批发联盟

舞台就绪,请开始你的表演!

让我牵挂的人 2018-12-06 15:30:52

第001章:公务员之始

李时光并不是什么很特殊的人,他的身份平凡的令人想哭,出身农村,家境贫寒,但是就和许多命运坎坷的主角一样,家世清贫的他学习成绩却异常的优异,因为家里有着"养儿不读书,犹如养口猪"这句传家格言,所以李父李母拼足了老命硬是把李时光供到了大学毕业。

要说李时光身上唯一有点特殊的就是他身上的那张毕业证和学士证书,因为上赫然写着北京大学几个大字,北京大学在中国意味着什么相信不用说,从那里面出来的人那可都是人中龙凤。

只不过李时光却并不这么觉得,在北京这个上个厕所都能碰见部长级人物的地方,北京大学毕业证书似乎并不能引起多少的关注。就比如像现在,明明毕业在即,整个校园都洋溢着一股犹如解脱的兴奋的气息,但是在李时光看来,却并不怎么兴奋。

文秘专业的他虽然每年都是年级第一,拿着国家级的奖学金,有是学生会的干部,这样的经历写在简历上那是令多少人羡慕,只是其中的苦楚只有李时光自己知道,文秘专业的对口方向好像除了政府部门外别无他路,虽然有些私营企业也招收文秘,但是这年代除了政府,你见过谁招聘男秘书啊?

但是政府的文秘那可都是公务员,公务员其中的猫腻地球人都知道,笔试很简单,但是那只不过是个幌子,最重要的面试,而面试没有关系走后门,那基本上就等于没戏,现在李时光就是这种心理,找了许多政府部门的工作,但是都是没人理会。

心灰意冷抱着赌一把的心态去考了江南省政府的公务员,笔试过了,而且是第一名,后来也去面试了,自认答的不错,只是李时光知道没什么戏,李时光一脚踢飞一个易拉罐狠狠的骂道:"怕个球,活人还能被尿憋死,大不了老子去干个体。"

由于学校规定的住宿期就明天截止,在人才市场上找了一天工作也没见有什么结果的李时光回到宿舍开始整理自己的行李,准备明天就搬出去,具体去哪?李时光还没想好,心里想着是走一步看一步。

"时光,时光"就在这时,同宿舍的死党赵俊的声音传来,接着便见赵俊直接闯进了宿舍还满头是汗,看起来非常的兴奋。

"怎么了?阿俊,打了鸡血啊,这么兴奋,是中了彩票还是今天破了处啊?"李时光笑着骂道。

"破处?又不是没破过,你啥时候见我破处后这么高兴,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先听哪个?"赵俊一脸高深莫测的直接躺在了李时光的床上对李时光道。

李时光无奈地笑了笑,这赵俊估计家里有点小钱或者是有点小背景,行事作风都有点公子哥的摸样,赌钱泡妞什么的统统都干,但是只有李时光知道,赵俊其实和北京那些公子哥有着本质上的区别,那就是赵俊违背原则的事情不做,这也是李时光和赵俊成为死党的原因。

"先说好消息吧,我都霉了好久了,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就叫冲冲喜吧。"李时光把最后一件衣服放进行李袋里对赵俊道。

"好消息是你的江南省政府公务员过了,"说着赵俊变戏法似的从身后拿出一个快递递给李时光。

李时光一愣,不是吧?过了?这不可能,肯定是赵俊这小子耍自己的,李时光一脸疑惑的接过快递,撕开,只见信上面说的清清楚楚,李时光的公务员通过了江南省政府的考核,已经被录取,要他一周之后到江南省任职。

上面江南省政府的公章盖的要多深有多少深,事实证明这一切都是真的,李时光心里狂喜,但是这么些年,一直都是自己在外打工赚生活费和学费经历过无数堪为世态炎凉的李时光早就已经练就了一幅荣辱不惊的本事,只是稍微的高兴了一下,便把欣喜之情压在了心里,对赵俊道:"那坏消息是什么?"。

"坏消息就是我放弃了原先准备当公务员的构想,我决定下海经商,估计回到江南省去,到时候我可就要找你这个父母官蹭饭吃了,你说这对于你说是不是个坏消息?"赵俊一脸作弄的表情在那大笑。

"确实是个坏消息。"李时光一幅深以为然的摸样点了点头郑重的道。

"你小子怎么不去死啊,有这么对哥们的吗,废话不和你多说,今晚卡迪吧,以前叫你去你总不去,说什么这不是你这种贫困人士去的起的,今天说什么都得去,丫以后可就是官了,怎么得都得庆祝庆祝,别和我穷啊,我知道你上次肯德基发的那笔工资你还没用。"赵俊大叫道。

"喂,你小子是神探啊,连我那笔钱你都知道?"李时光大骂着。

骂归骂,但是客还是要请的,李时光本就不是一个小气迂腐的人,相反,在社会上走的比一般的学生多得多的他深知这个社会的生存规则,怎么做人他有着自己的一种心得,天快黑的时候便坐上了赵俊的那辆奥迪A4往赵俊所说的卡迪酒吧而去,奥迪A4这种车在北京这种地方是最常见的,北京别的什么没有,就是官老爷多,而当官的人既要衬托身份,又不能张扬,所以奥迪A4A6便成了北京市里最常见的车型。

第002章:神经病!

李时光知道卡迪这个酒吧,这个酒吧据说都是富贵人来的地方,而且这里的老板对顾客有着年龄的限制,超过四十岁便不能进来,当然,他们不可能拿着身份证去比对,只是以视觉上来衡量罢了,由于这两个条件,这个酒吧便是北京的太子党的聚集地,都说物以类聚,李时光想这些公子哥都选择这里可能就是这个原因。

跟着赵俊进了酒吧,酒吧里那叫一个昏天暗地,但是比较起其余的那些酒吧这里还是好很多,起码这里都是有点身份的人,就算是装也会装出有点素质的摸样,所以说这个酒吧其实环境还不错。

李时光和赵俊找了地坐下后,便一个点了点喝的,其实赵俊来这就是泡妞的,赵俊就特喜欢来这泡妞,用他的话来说就是这里的妞基本上都是打着来着钓金龟婿的,只要你稍微装的牛逼点,她们便会哭着喊着求你和她上床,当然,也不排除在这里遇见女的公子哥,只不过这种几率就很小了,用赵俊的话来说那就是可以忽略不计。

这不,才刚坐一会儿,赵俊便朝着刚刚对着他抛一个媚眼的姑娘走去,丝毫不理会李时光愤怒的眼神,还不知羞耻地对李时光说他这是不妨碍李时光泡妞的机会。

李时光一人坐那喝着酒,看着周围衣着光鲜的男男女女,再看看自己这身算的上比较土的打扮,李时光暗道人和人的差距为什么就这么大呢,但是他从来就不信命,他一直都坚信,命运是掌控在自己手里的,只要自己努力,就一定能得到。

而就在这时,李时光隔壁的桌的吵闹声把李时光从自己的思考中唤醒,只见是几个年经轻轻的男的围着一个女的在那嘻哈大笑,而那女的看起来是非常的愤怒,因为酒吧本来就吵,所以李时光还是没能听的清他们在说什么,但是这种事情闭着眼睛也能猜到是怎么回事,这是酒吧这种娱乐场所经常发生的桥段,无非就是几个流氓纠缠一个女的,或者说是一个纨绔子弟纠缠一个女的,就明前来看,李时光猜想应该是后者,而且那几个男的明显是喝醉了,站着都有点摇晃。

李时光不是个愤青,相较来说,他还是个比较势利的人,没办法,这都是在社会上锻炼出来的,所以说他绝对不会像小说里常用那样英雄救美,其实李时光这本帐算的清清楚楚,他一个平头老百姓,为了一个素不相识的美女去得罪几个公子哥,他没那么傻,而且连这个女的是不是个美女都还不清楚。

李时光饶有兴致的看着事态的发展,事情的发展显然超出了他的预测,那女的没有一般的大喊大叫,而是直接站了起来,率先出手推了一个男的一把,本来男的就喝醉了,再被这么一推,便直打直的倒在了李时光的面前的桌子上,把李时光还没有来得及喝的酒水全部打翻。

李时光开始有点火气,更令他恼火的是那个酒醉的男的非但没有半点要想李时光赔罪的意思,反而瞪着眼睛看着李时光嚷道:"看什么看,小心大爷我弄死你。"

李时光不由得一顿火起,在社会底层混的他深知一个道理,这个世界是个人吃人的世界,你想不被人欺负就得比别人强势,这样就没人敢欺负你,虽然这个观点有着一定的局限性,但是还是有他的道理的。

李时光拿起一瓶啤酒对着这个醉醺醺的酒鬼就是一下,少说话多做事一向是李时光的座右铭,他打架从来就是要打就打绝对不会有多余的话的,见到这边的状况,另外两个酒鬼也回过头看到这和一幕,见到自己的同伴被打,二话不说,拿起酒瓶就朝李时光而来。

从小干农活的李时光的身体又岂是这两个公子哥能比的,更何况对方现在还是醉的,没两下就被李时光给打翻在地。

而这时在一旁正和美女动手动脚的赵俊也见到了这一幕,急忙赶过来,对李时光道:"这么了?时光?"。

"没事,就是这几个小子惹了我。"李时光淡淡的道。

"你小子还真的不怕死,竟然敢打我,我让你明天就给蹲大牢,永远也别想出来。"那个当先被李时光打翻的男人在地上骂着。

赵俊一把走向那个男人,低着头慢慢地道:"他是我朋友,不想你和你父亲一起蹲大牢就马上给我滚。"

那男的一见赵俊立马变了个样,恭敬的道:"俊少,对不起,我不知道他是你朋友,对不起,我马上就走。"说完一步三摇带着另外两个男的灰溜溜的走了。

从这事李时光看出了许多名堂,原本以为赵俊只是一般的有钱二世主而已,现在看来赵俊在这北京城还是有点势力的,但是信奉少说话多做事的他不会去问这些事,因为他知道,在当官的家庭里,你去问对方家庭情况是一种忌讳。

"哪来的土包子啊,是想英雄救美还是怎么?"这时突然一个女声传到李时光的耳朵里,李时光抬头一看,只见那女的正一脸不善的看着自己。

李时光没想到自己替她打翻了人她倒还对自己不满,特别是说话很难听,他抬头盯着这个女的,不得不承认,这个女的非常漂亮,而且年纪也只有二十三四岁的样子。但是李时光显然对于这种胸大无脑的女人没一点兴趣,一下午的好心情被这个女人破坏殆尽。

李时光盯着女人说了声:"神经病",便转身离开酒吧,准备回去。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后边女的非常的愤怒地朝着李时光喊着。

"我说你是三八。"说完径直出了酒吧门,见李时光走了,赵俊也只好跟着出去了,只是李时光不知道,在他刚出门之后,就有两个酒瓶子跟着他的身影砸在了酒店的墙壁上。

第003章:坎坷(1)

第二天,李时光便带着随身的些许行李登上了回老家的火车,忘了说一句,李时光的老家便是江南省明阳市的,这次他死马当活马医的去报江南省政府的公务员这也是原因之一。

从北京到明阳的路程确实不短,从北到南,直到晚上才到明阳,好在李时光赶上了最后一趟回老家的私人中巴。等到李时光下来中巴又步行了十里来路到家时都已经晚上九点多了。

农村里的人不像城市里的夜晚那么色彩斑斓,大家都是一天黑便睡觉的,家里早已经关了灯的,李时光敲着门,半响后李父李母才开门,一看见是儿子回了,老两口都高兴的不得了,赶紧架锅煮饭。

当得知李时光以后就在省政府工作了老两口那个高兴啊,虽然李时光反复强调自己只是一个最普通的公务员而已,但是在李时光父母看来,省政府里面的官那可就相当于省长省委书记之类的啊,李时光知道和父母说不清楚,也就任他们去说,他懒得理会。

中国人从心底里都有着炫耀的本性,这不,第二天,李时光在省政府工作的消息就在李时光父母可以的宣传下在李家村传开,一个个以前对李时光都不太待见的人看见李时光都一个劲的点头问好,那恭敬的模样就差要下地三拜九叩,更有些妇女竟然上门为李时光做媒。

老两口倒是兴致非常高昂地接待一批又一批的到访者,李时光懒得理这些人,便把门一关,睡在床上想着工作的事。相对于父母对于自己在省政府工作的高兴,李时光却显得有点落寞,他深知,官场就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这里只有利益,他李时光一没背景二没金钱,到了那里面估计也只有喝点东北风的权利。

虽然李时光自觉实力不错,但是现在这年代,在官场里面能力只是其一,或者说只在其中占很少的一个比例,更重要的就是人脉和手段,虽然李时光不知道这次自己是踩了什么狗屎运竟然破天荒的进了省政府当公务员,但是李时光猜想,估计进去了日子也不好过。

五天就这样过了,因为省会林阳市离明阳还有一段距离,所以李时光提前一天带着自己的那点行李到了林阳,李时光在林阳没有任何认识的人,而且到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所以便找了个便宜的招待所住了一晚。

在入住前李时光还特意问了一下招待所的女老板从那到省政府的路线,这是李时光做事的一贯风格,只要是自己必须做的事,他就会花十二分的精力去做好,绝对不允许有任何的意外出现。

政府一般都是八点上班,李时光六点便起床了,好好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着装便退了房坐上公交车在省政府门前下了车。等到八点,许许多多的小车进了省政府大门后,他猜想估计是上班时间到了。

又等了一会儿,毕竟人家刚上班就去找人办事任谁都会有点不舒服,刚过九点,李时光便决定进去,这时被省政府的门卫给拦住,李时光好说歹说最后拿出省政府的任职文书才进去。

找到了人事处,李时光看着众多的办公室有点傻眼了,好在还有个门卫大爷,李时光很恭敬的散了烟之后才问到报道要去人事处二科,李时光在挂着人事处二科的办公室门前敲了敲。

这时门打开,里面坐着有近五六个人,每个人都是一张办公桌,上面架着一台电脑在那说着笑着,甚至李时光还看到有两个人在玩着QQ游戏,李时光完全不知道该找谁报道,便轻轻地问着:"各位领导好,我是省政府刚招的公务员,不知道该向哪位领导报道?"。

"哦,公务员报道是吧,你是政府招的秘书吧,去里面找我们办公室主任吧。"一个看起来比较和蔼的中年妇女指着里面的小间对李时光道。

"谢谢领导。"李时光知道自己刚来人生地不熟,凡事都得见人三分笑,起码就算做错了事说错了话别人也不会太怪罪,不是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嘛。

李时光在小间打开的门上敲了敲道:"主任,您好,我是政府新招的公务员,今天来报道。"

未完待续...
点击“阅读原文”阅读后续精彩情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