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led灯批发联盟

巡光记 | 照明为谁而做?以厦门城市照明为坐标浅析当下中国城市照明热潮

阿拉丁照明网 2021-01-31 09:51:48

策划:阿拉丁全媒体

调查城市:厦门

调查时间:2017 年 11 月 5—6 日

调查方式:现场测试、走访

撰稿 :江海阳 厦门市照明学会秘书长

特约赞助:雅江光电




前述:城市照明为谁而做


金砖会议之后,厦门有三种照明现象,一是全城皆动;一是全城皆黄;一是全城皆点光。这样说有点不尽其实、不负责任, 但在大的印象上也差不了多少。在一个追求全面完整的城市照明建设工作上,厦门明显存在一个设计认知上的“视界”问题。


“视界”一词源于天文学,是指“黑洞”内外的分界线。在视界中,黑洞内和黑洞外是两种截然不同的现象,从外向内看时间是静止的,缓慢的;从内向外看时间是倏忽的,零态的。厦门的城市照明就像天文学中的“视界”,真正潜心于此的人观察到的与那些浮光掠影扫描而过的人看到的完全不同。


这就引出了一个话题——“城市照明为谁而做?


2017 年的中国城市照明可谓是掀起了一个又一个热潮,接下来的数年城市照明的种种现象级事件只会越演越烈。据闻青岛要投资40 个亿,西安 20 个亿,沈阳若干,长沙若干,当然了,还有深圳传闻的数十亿,上海的城市景观照明规划又要启动,那要用多少个亿呢?


当下的关键问题是“城市照明为谁而做?”我们其实走入了一个阶段性的照明误区。我们的城市黑暗太久了,就像厦门或者福州 ,长沙或者广州,以前都是在重要的观景线上做“亮 化”,这是为了“亮”而做的城市建设工程,谈不上艺术化和美学意识。


为了亮还能有什么好看的?五颜六色也是亮, 动态勾勒也是亮,“亮”是一个初级的城市现象,谈不上有什么建树和价值。


从 G20 以后,城市照明的风向标开始变了, 不仅要做到全城皆亮,而且还要有灯光的影像、动态表演, 要做“秀”。当城市照明从亮化上升到演绎化的时候,灯光工程也就从追求视觉丰富上升到追求视觉刺激,这里面的附加值一下子就放大了很多。


媒体立面、裸眼 3D、激光投射、 互动影像、智能遥控、艺术装置,大家发现照明的含金量一下子突然提高了。大体量具备了,可供操作的模式也多样了, 照明一下子成了一个社会朝阳产业。


一直和行业伴生的关于照明需不需要文化的话题就此偃旗息鼓,今天没人再不识趣地去讨论了,只要是“秀”就必须有文化,这是操作层面的基本认识。


不可否认这一切里面都少不了市民的参与,一切的照明行为都是人在使用和观赏,实质性地推动了城市经济的发展。尤其是金砖会议的那些天,厦门的夜色经过中央电视台的高清转播,一下子举国皆闻。


据不完全统计,2017 年十一期间到访厦门的游客达到了50 万人次,就按人均消费一万元来说,一个黄金周厦门的旅游收入就达到了50 亿,这比去年同期增收了将近一倍。


人们来看厦门的“金砖会议”照明,以筼筜湖投影秀为核心, 以环岛路为流程,以会展中心、鼓浪屿为重点,以海沧、集美、 翔安为散点来感受厦门的多姿多彩。


老百姓来了没有说不美、 不壮观、不绚丽的,这只能说在当下从政府到设计师到市民,关注的焦点都放在了夜晚经济的考量上了,放到视觉震撼壮观的程度上了。


我们的问题不是照明做得多了,而是照明做得极 少,关乎市民的、关乎生活幸福的、关乎提升人民想象意境的、 关乎视觉舒适的照明做得太少,这是当下中国城市照明的现实 状况。



行业繁荣的两大保证



厦门2017 年的照明目的有二,一是为了一场国际盛会,一是为了提升城市旅游品质。于是在2016 年 11 月份的设计竞标中明确提出了设计范围,就是围绕着盛会的举办而展开设计,这就涉及到厦门主要的旅游参观景点以及贵宾行动路线的合理安排。


当然了,这和旅游照明乃至城市形象提升在很大程度上是契合的。


厦门的主要游线就是环岛路到鹭江道,这里涵盖了机场、五缘湾帆船基地、会展中心、观音山国际商务区、香山游艇会、曾厝垵、胡里山炮台、厦门大学、世茂大厦、鼓浪屿、中山路历史街区、筼筜湖等有关厦门前世今生的遗迹、桥梁、高层建筑和成片的金融商务区,这可以说是厦门最为精华、最有魅力的环岛游线。


所有的节点像珍珠一样散落开来,照明很容易就能营造出一个个起伏不断的视觉高潮出来。


当然,厦门的载体远远不止这些,作为一个充满历史人文、南洋风情、 闽南文化的小岛,隔一湾浅浅海峡还有翔安、集美和海沧三个区和本岛遥遥对峙,用四座大桥、一个海底隧道连接两岸,跨海大桥也就成了照明的重要内容。


翔安因为建设原因,照明内容乏善可陈; 集美却有上百年历史的嘉庚建筑成为可彰显的资本;海沧有着东南航运中心、体育馆、海沧内湖、环湖路,照明载体也很有味道。


这次的照明规划招标内容就是上述这些,很明显,就是为了体现海岸线、重大题材建筑和风景区,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一座城市的繁华、 主题描绘而建设。


反观厦门岛两条主要的交通干线,一条从南到北的成功大道,一条从东到西的仙岳路高架,都不在本次城市照明建设招标范围内。


莲前路连接湖滨路和鹭江道,从鼓浪屿轮渡直达会展中心,这一条更有民生意义的道路也没有做任何照明建设,两侧建筑或隐入黑暗,或手法老旧,彩色勾勒、七彩闪烁,单调和无意义。 这也从侧面反映出中国城市在基础建设上的片面化和急迫性。


党在十九大报告中提出,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求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可以说今天中国多数城市依然是黑暗的,照明仍然是碎片化、凌乱化出现在城市中。


需要做的基础照明还很多,照明工作者的任务还很艰巨。


人民审美的水平随着经济发展在逐步提升,我们将淘汰那些在以前认为是好的、合适的照明手段和现象,迎接更为舒适的、人性化的、 情感交流的光照环境。可以说,基础照明非常薄弱和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学体验,这是未来照明行业持续繁荣的两大保证。


以下,笔者实地走访五缘湾、会展中心、观音山、鹭江道、海沧、 集美、筼筜湖等厦门夜景照明节点,既以一个专业设计师的角度, 也以一个普通游客、市民的身份亲身感受厦门当下的夜景。


五缘湾


五缘湾是一座内湖形海湾,湖口向北,是厦门岛的风口,每年的台风到来这里都是态势最严重的地方。但平日里白帆云集,海天一色, 环湖步道连绵,高楼成线。几座形态各异的跨湖桥横亘其间,恬静、 宜居,人口密度稀少,成为五缘湾的最大特色。


靠近大海一侧是一些大资本投资的地产,如游艇会、游艇码头和一 些高端住宅。稍远有一些地方信仰的庙宇和多层住宅。五缘湾美在恬静和优雅,金砖会议后的一个夜晚我第一次走到五缘湾的岸边漫步,就被这里疏离而又透亮的光氛围吸引住了。


为什么说是疏离?



岸线分为数层,临水用立杆投光灯照亮步道,暖色 3,000K,灯具的眩光控制得很好。岸上的漫步道照明使用带条纹的玻璃罩景观灯,也是暖色,地面照度只平均有 1-3lx。


外侧的自行车道用中白光照亮, 间距15 米,把柏油路的质感照得很中性。再加上地插灯对树木的投射,这种地插灯形式广泛应用在厦门的道路绿植照明上,因为多数都是新植树木,如果灯具上树反倒很丑陋。


疏离和透亮是一种很美好的视觉状态,立杆多向投射的灯具照在地上形成光斑,让空间颇具情景感;光斑又形成秩序,带来视线的纵深,这是透亮的意识。再加上湖岸很多蓝色的水波纹灯,成片使用,令人振奋,也是湖岸一景。


几座桥设色大胆,可以说远远超出了对于厦门这座城市固有色彩的设定。


据说当时设计师的目的是反映五个金砖国家的国旗色,不管这种解释是否适当,但是用纯绿、天蓝、橘红、正黄、大红来定义这些或通车或步行的桥梁未免过于鲜艳。甚至是两个对比色并列在 一起,橘红配纯绿,这是在中国吗?


但是不可否认,用色彩来染亮一座桥所形成的视觉特效尤为鲜明,桥的立面特征或钢构或拱形或直梁塑造得都很清晰,某些位置形成的形态对比也是饶有趣味,在强烈色彩的冲击下,整个五缘湾也像有了舞动的欢悦,平心而论也是照明设计的创意之举。


▲局部的建筑立面变化和局部的建筑立面固化,在一个场景中


▲岸线照明与市民欣赏


光影交错


光影的秩序


几座桥的路面毫无例外都没做人行照明,纵然外面如何绚烂多彩,里面也有很多暗度空间,这对行人很不尊重。


就像我看到漫步道上所有的木构物、亭廊建筑一样,也是不做照明,因为那在远距离的眺望中看不到,可以忽略。五缘湾沿线的建筑照明有些做得很绝妙,有些做得很套路,不一而论,总有缺憾。


但凡是精彩的建筑往往是特征突出的,比如“恒禾七尚”地产,一排四组高楼,建筑立面照明非常精彩,用了几盏投光射灯,大功率小角度,安装在底层的立面上向上投射。


因为每一层都呈凹凸的带状起伏,于是投光灯将每一层的带状凹凸下底打亮,形成灰度变化和明暗层次,建筑表面肌理特别抢眼,不仔细去打量会看不懂这些光从哪里来,这是设计师的匠心独运之处。


会展中心


作为金砖会议的主会场,会展中心无疑担负着展示国家形象的重任。会议期间现场一定是花团锦簇,等我造访的时候这里已经恢复常态,但还保留着一些金砖会议的标识物。


会展中心是一个泛指,包括厦门国际会展中心、国际会议中心、国际会议中心酒店以及周边的特房大厦、紫金大厦与建发大厦等组团式的高楼。


环岛路是一条极具海滨魅力的道路,站在会展区域是观看大小金门的最佳观赏点, 面向大海也展示了会展片区的开阔前景和视野。


如此具有特殊地理位置的区域该是什么样的照明形式呢?


第一是空间关系,不同体量的建筑由横向和竖向叠加的视觉层次如何处理;


第二是色彩关系,让挺拔的更向上,横亘的更稳定,色彩不冲突不矛盾;


第三是手法的关系,现场建筑林林总总各具形态,高楼结构互相映射各不相让,一些建筑表皮很有肌理感,一些建筑表皮就很体块分明,这样大体量的城市空间照明,很难做到完整的统一。


况且原本金砖会议之前楼宇照明完成度就很高,几乎都做了建设实施,要在不能大动的要求上完成改造任务,确实颇具难度。也许设计师的目的是想打造金砖的寓意,于是从会展中心到会展酒店到建发大厦,这临路一线用了 2,200K 的色温光来照亮建筑,我们都知道亮度和色温的调和极难处理,亮度越高色温越低,往往给人以干燥和焦虑的感受。


现代的LED 技术可以实现大功率下窄光束远距离照射,用投光灯将高达上百米的建筑投亮,只要是灯具组合使用以及配光正确,这已不是难事。但是建发大厦用了低色温做高层泛光照明,结果却是一片黯淡,没有体现出建筑的体量结构和挺拔之姿。


特房大厦的照明中规中矩,应用了一些图形学手法,让建筑幕墙竖向线条从上向下逐渐由密至疏,也是值得肯定。但是紧邻的国际金融大厦,竟然和金砖会议前一样丝毫未改,还是冷白线条灯勾勒转折面和轮廓,在一片金黄色中显得不伦不类,宏大画面不干净到了极点。


值得称道的是紫金大厦的照明,稳重、微变和色泽舒服。灯具藏在外墙的横向遮阳板内,光随着表皮的微微起伏而退晕浓淡,虚实关系有了,朦胧之美有了,写实与写意有了,很梦幻很崇高,就像拔节的竹笋茁壮成长。


▲光的虚实浓淡过渡变化最美


▲略带明暗过渡的建筑照明在空间中最醒目


作为金砖峰会的核心区域,会展片区灯光不仅要凸显建筑结构之美,还要彰显庄严大气的迎宾效果。设计师以金色作为厦门“迎宾之光”的主打色,不仅呼应了“金砖”会晤,还象征了财富与丰收,更给人以仪式感、庄重感、 隆重感。


不过,金色在LED 灯中属于“小众”光源,是一种特殊的混合光, 这里主要采用了雅江光电 ARCTIK 品牌的大功率投光灯,经过灯具品牌与设计施工团队的反复试验、调试,最终实现了柔和大气、专属于厦门的迎宾之光。



厦门国际会展中心在此次金砖会议期间被作为新闻中心启用。会展中心建筑规模庞大,为了在外立面实现均匀柔和的染色效果,项目团队对灯具位置进行了精心的布局:


将 AM723CA3T 大功率LED 投光灯安装于会展中心顶部、 侧墙立面,以及各分展馆的顶部、侧墙立面,进行大面积均匀泛光,渲染主体建筑的金黄色泽;LED线型洗墙灯安装在会展中心顶部正檐,为正檐框内补光,勾勒出会展中心的建筑美;小巧灵活的AM724CA2T LED 洗墙灯安装在展馆侧墙狭小部位,作为大面积补光。


亮灯之后的会展中心, 就像在一叠金砖上放置了一个金元宝, 寓意云集厦门的客商们在这里找到财富。


▲金色的厦门国际会展中心


厦门国际会议中心是本次金砖国家领导人厦门会晤的主会场,其建筑外形就像一艘扬帆起航的帆船。


项目团队将 AM723CA3T 大功率LED 投光灯均匀分布在会议中心顶部,对顶部立面墙身进行渲染,助力这艘“金 色之船”乘风破浪。 同时,结合会议中心玻璃多的特点,建筑内部采用白色的功能性灯光,以内透的方式打造出舒适、美观的灯光效果。



观音山


媒体立面这个新鲜事物自打欧洲人发明出来,就被欧洲的设计师玩成了一项极其高雅和充满视觉魅力的艺术行为。


自打引入中国,就被简单粗暴地设定为在建筑立面上布满光源,当然是不管这个建筑立面是什么结构,是否适合安装这些东西,以及在白天的观瞻如何, 只要能形成一面屏,能播放特制的视频动画片就行。


这是照明史上最好的一次跨界活动了,它和动漫行业第一次做了紧密拥抱。


最大量制作建筑媒体立面的中国照明企业,也是最先毁掉了这个本来可以改变我们城市生活的契机事情。


媒体立面绝无过错,就像共享单车一样,一旦上市就成了一种恶性与便捷共存的现象,资本的过度渗透,造成大量的单车企业迅速倒闭,这还只有一年时间。媒体立面在中国也类似与此,很快就会出现审美疲劳,最后一片狼藉。


观音山国际商务区也是在环岛路上,距离会展中心并不远,可以视为会展片区的有机补充。


这里有很多栋高大时尚的玻璃建筑组成, 较少会展区域张扬个性的建筑,高度相仿,外形相仿,如果用它来做媒体立面也是一个很好选择,美中不足却是做为媒体立面所需要的大范围远距离观赏平台缺乏,造成这里的媒体立面向观众播放成了大问题。


当一切先天因素都不考虑以后,我们要思考的就是建筑媒体立面的本身了,什么是媒体立面?为什么当下城市这么热衷于它,它又能在城市中带来什么积极影响,让那些对它趋之若鹜的政府机构去耗费巨资来打造?



当代建筑媒体立面


如果说“一切设计都是社会各种现象酝酿多年以后开出的花”,就可以知道媒体立面一瞬间在中国各地勃发必然有它深刻的社会需要和人民精神需要的原因。


媒体立面是一种强烈刺激的城市视觉现象,在中国它具有很浓郁的政治色彩和文化色彩,媒体立面不仅是艺术行为,也是表现一个地区治理情况、文化传承的视觉载体。


因为它的传播性非常巨大,所以投资者总是想赋予它以意义和主旋律。早期的万达地产做的是商业味道很浓的视听画面,今天的媒体立面却是在反映一座城市发展历程,更是为了宣传和教化,艺术表达反而是其次了。


我没有全时段去观察观音山所播放的媒体立面是什么内容,我可能是一窥,不足为全局,但也是我所不能接受的画面——只见几条灰白色动漫海豚在橘黄色的波浪中潜伏跃起,简单重复。我想问这有什么美感?


至于那些横七竖八的点光源和刺眼的标志,冷白线型灯粗暴的勾勒, 都和这个媒体立面纠缠在一起,仿佛量子的不确定性一样,我们都不知道未来它会变成什么样子。


▲低色温下的媒体立面


▲横向与竖向的结构关系混搭在一个画面


▲画面凌乱不知所云



鹭江道


如果说厦门的灵魂在哪里,那我的判断就是鹭江道了。


因为以鹭江道为中心,周边涵盖了百年厦大、南普陀、胡里山炮台、鼓浪屿、筼筜湖、中山街、大同路、世茂双子座大厦等不胜枚举。老厦门、新厦门、 老闽南、新闽南,这里是厦门最有滋味最有风情的地方。对岸观海沧, 轮渡泛鼓浪,同此胜地情,不负好时光。


鹭江道上车船密集,沿海岸一线有点类似外滩一样有很多百年历史混搭风格建筑,虽然今天早已不是当年的用途,但这些建筑点亮的时候, 那种跟时代有关的记忆都会让人感受到亲切。


城市的历史是城市最好的名片,那么这里的照明又会是什么样子?


今天这里的照明做得很完整,似乎在历史照明的情景意识上比上海外滩更有一丝真实感,可能是新旧建筑混在一起,但又壁垒分明的原因。


首先在视觉上整个空间光氛围很完整,色温出现微妙的渐变,从 3,000K 到 2,700K 的自然过渡体现在第一邮局和鹭江宾馆上。其次是手法在传统中实现突破,虽然还是用小射灯重点刻画历史建筑的檐口、立柱、拱券,但是在现代建筑上没有了那种从上向下洗墙,从下向上投光的大一统手段。


鼓浪屿隔海而望很清晰,岛上的日光岩、郑成功雕塑、若干红顶穹庐掩映在暖白光照亮的花木树丛中,因为申遗成功,所以鼓浪屿的照明做的都是在沿海岸一线。


据说岛内的街道照明和居住照明很少着墨, 金砖会议之前上去鼓浪屿几次,我是不喜欢那种混乱的、自发的商铺照明环境,况且街道照明也做得很没历史街区的人性化,冷白突兀, 缺乏惊喜。生活的光很适合体现在鼓浪屿的环境照明里,静谧、优雅、 诗意、柔美、不经意的转变,这是想象空间的鼓浪屿照明。


如果说厦门的地标建筑无疑就是世茂双子塔,锐度很大的造型像刀一样指向大海,当然它也像风帆。它的照明应该是很炫酷很前卫的,因为在白天的建筑造型上已经体现了表皮肌理的微微浮动。


顶部维护层高亮和立面脱节,这是常见的高层玻璃幕墙惯用手段,用在这样外形一体化的建筑上其实很不合适。


▲环岛路的多样性照明


▲摄影师拍摄的片子,构图典雅,色调柔和,光比合适。


▲商业氛围下的城市历史街区


海沧


我去海沧汇报城市照明深化方案,当时和区里谈,海沧和厦门本岛的关系是一种对谈和平等互望的平衡态,没有谁隶属谁,谁来做配角、 主角,这句话打动了领导,方案也就此过了。


这也是我理解的海沧, 确实,作为厦门经济发展的重要支柱区,海沧在城市进步与港口贸易上都占据重要地位,就是在照明建设上,沿海岸一线和本岛鹭江道遥遥互望也是不遑多让,各自精彩纷呈。


如果说厦门哪里的建筑媒体立面在这今天做得最有艺术审美和浪漫色彩,还是当属东南航运中心那几栋山峦起伏般的建筑最是靓点。


这是中国院崔恺大师设计的,他在评价厦门时说“我不喜欢厦门的建筑,因为在别的地方也能看得到。 “我们要在海边建一个建筑,特别担心破坏了风景。”于是他把东南航运建成了一片梯田,层层叠叠,自然地隆起。


▲东南航运中心


事实也是如此,环海沧一线再无超越东南航运者,就是因为设计师从尊重自然的角度出发做了精心筹划。那么照明设计师是否可以借鉴这种思维呢?


前文谈过媒体立面的未来方向,以及今天逐渐沦为糟粕的原因。东南航运这几栋楼体照明却是做得很唯美,很诗意。


前文也说过最美的光是有虚实、浓淡、变化与想象力的光,具态化的图像可以有,抽象化的图形更能令人浮想联翩。


▲抽象的图形更能吸引人的关注


东南航运的媒体立面只是重复若干个变化图景,或者是远山重叠、或者是云雾浅淡、或者是建筑边缘亮了向左右灰度减淡……装灯的手法很普通,线型视频灯直接在每层幕墙外沿口安装。


可见,东南航运和观音山片区在手法上没有区别,但在意识上却大不同!修养不同,产生设计认知不同;画面内容不同,所反馈出来的视觉信息和审美愉悦也是云泥之别。


海沧大桥边的融信海上城是一个商业综合体项目,同样是媒体立面动态播映,内容却做得令人不忍卒视,视频灯铺满没有任何灰度变化,只有几个黑白图案的椰子树造型固定在那里,不知所云。


海沧还有一座湖面积很大,在东南航运总部大厦的背面,环湖有海沧区政府和很多高端住宅楼。顺着滨湖路走过去,远景高楼林立皆点光源立面,也是蔚然成片,易引发密集恐惧,这且不论。


▲很多和人的近距离有关的尺度照明都是黑暗的


回看湖边还有一座海沧体育场设施,很远看去一片紫红色的外投光照射弧形顶盖, 极其妖娆。非常诧异驱车一观,走近广场看到是有很多立杆大功率投光灯发出的紫红色,并且配光做得也不是很均匀。


总之这种色彩的组合与体育场的想象氛围一点都没关系,早已跳出审美常识,这又是什么原因?


这是一种完全无视色彩心理学的照明设计,也无视建筑的场所精神。 更有甚者配楼的建筑顶部有环形凹槽,里面装了贴片灯,也在不断变色,于是大面积的常设紫红色和中间线型的忽绿、忽蓝、忽红、 忽青、忽黄……七彩混搭在一起,挑战人们的美学底线。


集美


对于集美我想大书特书一番,因为这里历史文化沉淀的太浓郁太厚重,以至于照明如何实施以及实施中出现的很多不同声音,都是不容小觑。


陈嘉庚先生在百年前回到家乡投资兴学,在集美先后兴办小学、中学、师范、水产、航海、农林、商科等学校。至今还有很多当时建筑留着这里,成为时代风云的见证。


这些建筑今天有了一个很具有地方特色和人文痕迹的名字——嘉庚建筑,成为陈嘉庚先生在集美和厦门大学两地所建造的建筑物总称。它的风格就是中西合璧,把南洋风格和闽南建筑相融合,成为如今广为人知的现代化与本土化设计融合的典范。


嘉庚建筑之前做了不少照明,围绕着龙舟池形成环线,还有仿制的华侨大学新建筑群簇拥其后。这次是在原有基础上进行照明提升,对于以前诸多不合理的照明行为进行纠正。


这种不合理表现在原来的南熏楼、集美中学主楼照明色温偏低偏暗,视觉明亮不足,并不具有恰当的历史氛围。原来的海边纪念碑照明冷白灰暗,无法体现其崇高感。嘉庚纪念馆海边漫步道上冷光景观灯将氛围烘托得凄凉惨淡,眩光失控,历史情景的照明需要完整性和连续性,以联系起人和场所精神的认同归属。


▲正确的光照和色温让建筑的场所精神回归


嘉庚建筑照明改造只能在原有基础上进行灯具配光、色温、功率的改变,而不能在点位上偏移。也就是在建筑上不能设立新的位置安灯,这是业主方对设计的前提要求。


比如说嘉庚纪念馆是当代造,也被列为不得破坏的范围,不允许在立面上安装灯具。后来深化设计方只有在远距离对屋顶和立面做各种立杆组合投射,不同的300W 灯具配光角度适宜,对屋脊、燕尾、屋面色彩和体态烘托得淋漓尽致。


▲投射灯解决了建筑的照明问题


龙舟池是一个小湖,这样的湖岸立壁传统上都是洗墙了事,但是用一个中角度的9W 射灯来处理也是很有趣味,简单的手法却将湖岸表达出来不失为创新。


▲统一和谐的传统建筑关系


同样给人感觉很舒服的是海岸照明,6 米立杆多向投射,每盏灯具50W,从防浪堤到漫步道视觉照度舒适,树木层次通透。


不得不说厦门这一轮城市照明在景观上投资很多,得到的效果很好地体现了厦门地处亚热带绿植蓊郁,四季长青的特质。


筼筜湖


金砖会议结束那段时间筼筜湖成了城市爆点,每天晚上人流汹汹, 这里已经成为看稀奇和热闹的地方。位于厦门核心区的筼筜湖景色秀丽,成为厦门人喜爱的文化休闲旅游区和厦门的“城市名片”。


厦门旧八大景里面就有“筼筜渔火”来形容黄昏渔民晚捕,渔船万千的胜景。


“筼筜景色美,花好人更骄;两岸灯如昼,烟波映重楼; 水岸同一色,恍若梦中游;舟月两相照,星火共闪耀;渔歌唱晚景, 此乐何淘淘。”


这首歌形容的夜色非常美,可谓是阑珊微明,若即若离, 星星点点的光充盈在湖面上、岸堤上,远房近舍上,这是一种唯美动人的情景之光,虽由人为,宛似天作。


今天的筼筜湖却是另一幅灯火通明的景色,沿湖高楼尽装各色灯具,可以用辉煌来形容,这已不是“渔火”之感了。


建筑上横向洗墙,高层上点光源布满,或者暗黄色投光灯对建筑投射,触目之处只有灯光, 这种情景正是城市照明初级时代的象征,“初级时代”是追求“亮化” 的时代,也就是不管载体如何、环境如何、主题如何、场所精神如何, 一股脑全给你照亮、勾亮、洗亮,非如此就不能达到城市照明的基本要求。


▲点光源建筑画面


厦门第一次大规模照明建设还是在十几年前,也只是将一些重要路段、 重点建筑用点光源点缀,已经引起全国各地参观者蜂拥到来。十几年后因为金砖会议厦门又做了一次城市照明建设,在这之前,厦门的夜晚灯光是很凌乱并且不出色、不扎眼的。


当筼筜湖一瞬间变得五光十色, 人民群众怎能不欢喜不奔走相告呢?从这个角度想,党的十九大提出人民对于美好生活的需求的发展矛盾真是迫在眉睫。


▲人潮拥挤也难以阻挡市民欣赏的热情


筼筜湖有一尊白鹭女神雕塑,坐落在临岸的湖水中,三面台阶地包围着它。沿着湖岸更多的是成排的椰子树,体现厦门亚热带风情。


空间的层次感很鲜明,主题重点突出,于是利用这尊含义深刻的圆雕做了 3D 裸眼灯光表演秀,时长十二分钟,内容涵盖了从厦门历史到当代成就,人文风俗到城市建设。


▲白鹭女神


艺术的含义少,政治的含义多;美学的含义少,教化的含义多。如果说我们的灯光秀和西方人的灯光秀相比差距在哪里?也许就在这里。


我去里昂看3D 投影秀,他们制作的内容当然包含西方的文化要素,比如场景、服装、故事铺陈、人物角色等,但我们东方人也能看得明白画面影像,因为他们制作的是普世的 价值观,而不是一乡一地的典故传说。


他们不急于在画面上表现时代进步,而是在投影设备上、智能控制上创意组合上体现着科技实力。 他们不会在对一个雕塑投影时强调港口、巨舰、金融、贸易、历史故事的组合,而是将沉重的古典建筑渲染得时尚缤纷充满生命活力。


虽然囿于诸多限制,但是在这尊白鹭女神投影秀的画面处理上还是看到了制作方的用心投入。


视觉干净、配乐优美,同时还可以根据故事的推进,画面、音乐还能和周边的岸堤照明、椰树照明联动起来,形成更大场面的视觉震撼。


每天晚上播放时都能吸引无数市民前来观看, 并一等再等,显现出极大的热情,这就是生活画面。


回味



浮光掠影写了这么多,怎能概括完一座城市投资十数亿所做的事情?城市照明比起城市诸多基础设施建设是非常轻微的投资,却越来越体现出重要。厦门的绿化投资就比照明投资多出很多倍,但人们在夜晚看到光才能感受到环境的美丽。


这篇文章想借用最新完成的厦门照明讲述几个基本话题:


一, 什么是照明修养?这包含了一个从业者的人文意识、美学意识和艺术认知;


二,城市照明的宏观规划该是什么样?如何实现在有限投资下的框架完整、节点吸引;


三,具体的落地设计手法如何符合场所精神?而不是偏离空间主旨,设计也能担负起提升大众审美的重任。


很多人在反思当下的城市照明热潮会走多远,悲观派觉得不过是昙花一现,乐观派觉得都是刚刚起步。我们既要认清城市照明发展的总趋势,也要搞明白人民群众乃至城市管理者到底想要什么样的照明环境?


我们承认照明的进步缓慢而坚定,而且未来的照明技术和照明意识都绝不是今天所能比拟。 对于光明的向往是每一个人灵魂里的事情,我们不会拒绝城市里缤纷多彩一片生机,也不会远离城市的适度黑暗。


我们只想合理、合度、合适地将这片光明带给在城市中生活的每一个人。



来源  |  阿拉丁全媒体

作者 | 江海阳


写干货、赚稿费


【咨询&投稿】添加A君微信:1497591674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阿拉丁全媒体原创产品“360°V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