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led灯批发联盟

LEDTalk 《2016年回乡笔记,一人一像》JAYO

LEDTalk 2018-09-25 15:55:17

文 | JAYO

封面女孩照片是琪琪,表姐的女儿,过年回乡给她拍的。从乡村到城市的人,大多是要回乡过年的,我也不例外,单位放假便从杭州返乡。如今人们习惯用手机或数码相机拍照,拿到实物的不多,我想拍一些能拿在手里的照片,过年便用拍立得相机(富士instax mini8型号)给亲人乡邻拍了些照片,拍好当场送给他(她)们,拿到照片的都很开心。送出之前,用手机拍照留底。

 单人照总共拍了30张左右,均拍摄坐像,挑了一些,按老人、男人、女人、青年与小孩的顺序排列(名字均为化名),并写了一些文字,作一个主题:“一人一像”。

费孝通先生写过很多乡土中国的经典文章,有一些启发,但我能力浅薄,只能浅尝辄止。作“一人一像”的目的,是为真实记录我所知道的乡人、乡村,做一个小小的时代记录。拍摄、写文字的时间是2016年2月6日至2月13日,地点是安徽中部,六安市舒城县大别山区某乡村。大别山在中国近代史上有一些记录,当年刘邓大军挺近大别山就是这个地方。

另外,之所以说“乡村”,而没有用“农村”这个词,是因为乡村的人员构成除大家印象中的农民外,还有教师、学生、医生、乡镇公务员、手工业者、商贩、淘宝卖家、小企业主等,“乡村”较“农村”更全面。留底时在照片后面做背景的,是英国作家阿兰·德波顿写的一本书《亲吻与诉说》(英文是“Kiss and Tell”)。


以下是给老人拍的照片:


周世林 

1 周世林。1933年生,83周岁,是周边年龄较大的老人之一,老伴去世了,身体还算硬朗。

周世林现在和儿子、媳妇一起生活,共有四个儿子。以前乡人“重男轻女”,喜欢多生儿子。有段评路遥先生写的《平凡的世界》的话:“平凡的世界里,孙少安、少平如果是女孩,那孙家很难走出烂包日子了”。“养儿防老”、“养儿兴家”在农业为主要经济来源的乡村社会架构里,是有道理的

现在乡村的经济来源发生变化,大部分经济来源于城市工作、进城打工的收入,乡村也有了福利性质的敬老院,“重男轻女”的观念已经轻很多。有些人家生二个女儿也很正常,没有一定要生儿子的想法或世俗压力,但乡人还是喜欢儿子多些。



周世银

2 周世银。和周世林是亲兄弟,年龄稍小几岁,和老伴一起住在老屋中。大儿子、二儿子分别在老屋的东西头盖了新房。老两口也可以到新房里住,但习惯了住老屋。

乡人的经济支出,盖新房是很大一笔支出(另外一笔大额支出是娶媳妇的礼金、费用),只要有钱,几乎每家都要盖新房,或为改善居住,或为娶媳妇(父母与儿子、媳妇有在一起住的,也有分开住的)。新房子的外观像城里人说的别墅,大多用红色琉璃瓦的屋顶,屋顶喜放龙型装饰瓦,喜用大理石柱,及白色石灰或瓷砖的墙面,但屋内的装修装饰较简单。我们乡村地处安徽中部,不是典型的徽派建筑。

安徽北方的房屋都简单一些,中部居中,南部如黄山、西递宏村则比较诗情画意。若要看白墙灰瓦、马头墙、牌坊、祠堂等徽派建筑,需去南部。



黄道珍

3 黄道珍。 周世林的妻子,身体蛮健康的。乡人常年吃大米,喝绿茶,山里山水、空气、食物也比较健康,生大病的不多。

这张照片是在老屋中拍的,背后的中堂是一幅毛主席的画像。乡村里客厅主墙面叫“中堂”,当地风俗是要挂一幅画。挂的较多的是安徽黄山迎客松画轴,其次是山水画,或松、竹、梅图,还有挂毛主席、周总理等开国元勋画像的。

我有一位张姓同学,以前在杭州某连锁快餐店工作过,后来考回安徽某市,做了国税部门的一名公务员。有一次在他家,见到他家中堂挂了幅“天地君亲师”五字红纸图幅,大气磅礴,这在当地算特殊的了。

张同学的爷爷有故事,是民国时黄埔军校毕业的,在南京当过宪兵队长(副团级),国民党去台湾时没有随去,解放后被关押过三年,释放后在当地当医生,现已过世。张同学的家族还保藏有蒋介石校长赠送的“中正剑”等遗物。

   


朱阳兵

4 朱阳兵。1936年生,和老伴、儿子、媳妇、孙子一起生活,每晚会看新闻联播。孙子在读高中,还有一个孙女,已经出嫁。小时候给地主家放牛,日子过的很苦,后来党带领农民翻身,改革开放前国家走的一些弯路也没有波及到我们乡村,当地人日子还过的去,也没有什么人受迫害,中老年人普遍对党比较感恩。

朱阳兵身体蛮健康,但有高血压,几乎本地中老年人都有高血压的症状,可能是饮食习惯的问题。乡人喜吃咸、喝52度白酒。以前多是做农活的,排汗多,故多吃盐,爱喝酒。现在大多不做农活了,排汗少,但吃咸、喝酒得习惯未改。

朱阳兵不会说普通话,只会说方言。本地方言和合肥话是一个体系的,两者很像(经典的合肥话是“从肥东到肥西,买了一只老母鸡……”),有细微差别,合肥话又有点像南京话,故在看张艺谋拍的《金陵十三钗》时,会感觉语言很熟悉。

当地有一些有趣的词,如“猪舌头”叫“猪赚头”,因为方言中“舌”和“赊”的发音是一样的,有亏本的意思,故用“赚”代替;“抽烟”叫“吃烟”。

乡人说话一般是直接表明意思,不会拐弯抹角,打电话用时较短,直接说明意图,不太煲电话粥。但关乎面子、里子之事,也会用婉转和幽默的表达方式。比如:说“没喝好茶”,或“没喝到茶”,真实意思是说对方怠慢了自己。和电影《老炮》里,冯小刚说一根烟还没抽完是一个道理。



班在美

5 班在美。在家务农,乡里主要农作物是水稻,还有玉米、茶叶、板栗、毛竹、木材。虽是山区,但山下是大块平整农田,可以人工作业,也可以机械作业。乡里大部分人外出工作了,但还有一些人留下来种植农作物。

班在美说话声音较大。城里人来到乡村,会发现乡人说话声音普遍较大,二人在一起愉快地聊天,会让你感觉在吵架。若仔细观察,会发现中国人较日本人说话声音偏大,东北人较江浙人说话声音偏大(东北人:干哈?杭州人:弄啥西),中国乡村人较城市人说话声音又偏大。可能地域对于发声、说话习惯有一些影响。



黄成炎

6 黄成炎。自己和老伴在家养老,儿子在杭州做生意,有一辆SUV轿车。

过年发现苏E牌照外地汽车最多,其次是浙A,说明乡人在苏州、杭州工作的人很多,还有沪A(上海)、云A(昆明)、湘A(长沙)牌照的车子。

就乡人的汽车占有率来说,大概是1/4,即4户人家会有1辆汽车。就品牌,有少量的奥迪等高档车,别克、丰田、本田、雪佛兰车子有但不多,较多的是国产车,如一汽、吉利、长城、江淮等品牌。

就颜色,乡人买车喜欢黑色,少量红色,一般不买白色,因为在乡村,白色是丧事的颜色,不吉利,但在城里工作的年轻人喜欢买白色。就车型,乡人喜欢大空间,经济条件允许的情况下,都喜欢买SUV车型,载人和装东西都多一些。


以下是给男人拍的照片:


周传胜

7 周传胜。在乡里算是头脑灵活,勤劳诚实,发家致富的典型。

早年做木匠,后来开三轮车,再开养鸡场。这几年在杭州自己开渣土车,还做渣土车小老板,雇人开车,为各大工地运送渣土,效益好的时候,有二三辆渣土车同时运营。

因为2016年杭州举办G20,大概有三个月时间工地施工会放缓,故渣土车业务会少一些。他现在计划买一辆现代轿车,在杭州兼着做一些滴滴打车生意,据认识的人说,做一年滴滴打车大概可以赚十三四万的收入。




周传运

8 周传运。早年在镇上的司法服务所工作,在乡镇处理纠纷和法律事务,考过司法考试(当年还叫律师资格考试)。后来国有企事业单位人员下岗,下岗后去了江苏省江阴市一家公司工作,做产品销售经理一直至今。

周传运在司法所工作时,和江淮机械厂保卫科的人很熟,正月里他和我说了那个神秘工厂的故事。大概在1965年左右,有个军工厂从江苏常州搬迁到我们乡村某地,称江淮机械厂,实际生产冲锋枪和等军工产品,据说这些枪械在某岛战役和对某自卫反击战中使用过。军工厂搬到大山里的原因,我猜是为了保密及防破坏。

江淮机械厂高峰时有4000名左右工人及配偶、儿女在我们乡里生活、工作。后来战争因素减弱,军工不再需要,为维持运营,工厂从生产军工改为生产自行车,自行车的品牌叫“兰花”(当地盛产兰花,乡人也喜欢兰花,当地的茶叶品牌甚至就叫“小兰花”)。再后来,自行车效率也不好,工人们收入很少,穷的时候帮农民打工。

我很好奇,工人怎么帮农民打工?周传运说是农忙时,工人帮农民割稻子,做一些农活,赚一些食物或现金。1992年左右,撤区并乡时(“撤区并乡”只地方行政体制的更改),工厂实在运营不下去了,就整体搬迁到某市,并入某市的汽车厂内。江淮机械厂的厂房、遗址等,现在都还存在,可以去看,我们这个小乡村和战争、军事有这些联系,是没想到的。关于这段历史,网上也有一篇文章,题为《探秘可庵弄“兵工厂”51年前常州怀德桥旁的军工厂》。




周军

9 周军。1989年生,已婚,有一个女儿。过年返乡,平时在江苏省江阴市工作,做电焊工。

周军的妻子是外村的,虽隔得不远,但村与村之间的风俗并不一样。周军所在的村,大年初一、初二是不能去亲朋好友家拜年的。初一、初二是去前一年家里有人去世人家拜年的专属日子,有个专有名词叫“拜欣慰”,去死者家属家拜年、慰问。

若你不懂当地风俗,在初一、初二去了某人家拜年,会很冒失,当地人认为这样会给别人家在世的老人带来不好的兆头。还有,正月里外人(客人)不能帮主人家扫地,地上的东西被喻为财气,主人家的人才可以扫,外人不能冒失扫去了。

很多地方都有自己的民俗,有些民俗和现代化的习惯、观念可能不一样,甚至有冲突,但去到一个陌生地方,或从城市返乡,还是需尊重当地的民俗,要“入乡随俗”。一个地方几千年下来的风俗习惯,自然有其存在的道理和深厚的文化内涵。




黄加益

10 黄加益。乡村小卖部的老板,小卖部名叫“冲口商店”。早年做过裁缝,后来裁缝生意不好做,因为都买成衣,很少再有人请裁缝缝制衣服。故改行,在村口国道旁开了一家小卖部。

小卖部主要销售烟、酒、日用品。乡村人喜欢抽的烟是黄山,过年时会抽中华,喝酒喜欢52度白酒,也会喝一些啤酒。外地回来的人会抽外地烟,有天见一位乡人拿了一包利群烟,我问他在哪里工作,不出所料,他说在杭州工作。



曾友华

11 曾友华。早年是瓦匠,后来做了包工头,主要承建的是乡村的新房子。家里经济条件还好,有房有车,儿子在读书,还没上大学。

过年了,黄友华让亲戚从杭州买了一台iPhone6s手机作为新年礼物。对单件售价较高的电子产品,50岁上下的乡人虽自己不用,也能接受,并乐于买给自己的子女,认为苹果产品是最好的。

乡里人用手机、电脑也有特色,老年人一般用按键手机,不用电脑。中年、青年人多用国产智能手机,会用电脑的多用国产电脑,不会用的则不用电脑。

在城里工作的年轻人多用iPhone、索尼、三星等品牌手机,电脑有少量的Mac电脑,大多是微软系统的电脑,有品牌机,也有国产的。对电子产品,大家相互不攀比,自己用的舒服就好,但对苹果的产品都有一些好奇心,会问这个好不好用?贵不贵?



朱军

12 朱军。1989年生,在江苏昆山做工作、物流中介,用红米手机,各种APP都玩的顺。

朱军的这张照片,是在外婆邻居家废弃的夯土墙房屋前拍的,现在乡村的夯土墙房屋大都被推倒了,盖了新房。有少量夯土墙房屋留存,也作猪栏、牛栏、储物用,很少住人。

但这几年浙江流行民宿、客栈,如浙江德清莫干山裸心·谷等,把老屋改成幽静的夯土墙房屋供游客住宿。还有把牲畜圈改为咖啡馆的,安徽碧山就有个有名的“牛圈咖啡馆”(南京先锋书店在安徽开发的,一同开发的还有“碧山书局”)。城里人为寻找“采取东篱下”的感觉,来到乡村,住夯土墙房屋,吃土灶饭菜。

但城里人建的民宿、客栈、夯土墙房屋等,是按城市生活方式改良过的,更像是把城里的书房、卧室、庭院、禅院、冥想室搬到乡村,用儒释道等传统美学,或流行的侘寂美学,营造了一个优雅浪漫的田园环境,这样的环境大多是城里人建给城里人的,和真实的乡村有一些不同。

当然,通过“悠然见南山”的方式,作内心的整理与休憩,得一时或长久的宁静,也是好的。从城乡交流的角度,城里人多来乡村建客栈、民宿、艺术工作室等(少建污染企业),有利于乡村建设和文化交流,更是好事。


以下是给女人拍的照片:


黄召君

13 黄召君。周传胜的妻子,是贤妻良母的典型,勤劳灵活。丈夫去杭州开卡车后,便一同过去,当时住在杭州转塘,靠近中国美术学院。先在印刷工厂做女工,后在工厂老板家里做过一段时间保姆,再后来在转塘开了一个小饭店加棋牌室,生意还蛮好。因为女儿在中学读书,2015年便从杭州回来陪读。

乡村的孩子大多都去城里读书了,乡村学校的学生人数越来越少,但有一所学校学生人数却逐年增多,呈爆炸式增长,2015年有2万名左右的高考生(当地人口才5000人),它就是黄召君女儿读书的“毛坦厂中学”,被喻为“亚洲最大的高考工厂”,《舌尖上的中国》第二季第七集“三餐”、美国《纽约时报》都报道过。 

《舌尖上的中国》讲的是父母陪读、为儿女做饭的故事。《纽约时报》探究的是中国的高考,及这所乡镇中国的神奇。事实情况和的报道的内容差不多,我也有同学是从毛坦厂中学考上大学的。

黄召君还和我说了一个故事,是我一直不知道的,听了之后还蛮惊讶的:

1950年-1970年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时,我们乡村接收过一些知青,帮农民干活,埋头于田埂池塘稻谷间,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有一些男生做了上门女婿,有一些女生嫁给了当地人,有当地人照顾,日子好过一点。后来政策转变,知青大多回城,已经在当地结婚的就没有回去,没有回城的知青这些人现在60多岁,和当地人一样生活。

画家王国斌有一幅画《我的前夫》,画的就是女知青嫁给当地农民,这幅画冲击力很大,我们乡村的知青是否如此,未探究。



曾奎存

14 曾奎存。黄加益妻子,平时帮老公打理冲口商店。住家就在商店旁100米左右的新房里,新房是前几年建德,二楼有扇大型落地窗。

2000年以前,乡村大多是夯土平房,或砖瓦平房,一层,100平方米左右。2000年以后,乡村劳动力外出打工,赚钱多了便陆续回乡盖新房。

新房一般是钢筋水泥结构,二层,房屋面积是300平方米左右,家具、电器中等配备,喜欢用海尔、美的的电器。一般新房子都有院子,院子是50-100平房米(有车库)。我问过最近盖新房的一户人家,说盖新房要50万元左右,包括装修和家具。相当于1700元每平方,拎包入住。乡村有宅基地,土地不用出钱。



黄作菊

15 黄作菊。早年在家务农,因家离当地一所叫“小河口中学”的学校很近,也到学校里卖过一段时间的菜(熟菜)。

卖菜在当地也蛮有历史和地方特色的,大概是2000年以前,因中学人手、资源都有限,到中学读书需自己向学校食堂交大米,换饭票(有一两、二两、三两、半斤、一斤的面额),中午拿饭票打饭,但学校不供应菜。

有些学生会自己家里带一些菜(都是凉的,学校不负责加热,当年也没有保温盒),想吃热菜或不想带菜的,可以拿饭票或现金到周边买。有些老师的家属及周围的农民,就会做一些熟菜(多是土豆丝之类的素菜,稍有一些肉),在吃午饭的时候用篮子挑到学校来卖。

浙江东阳有“状元菜”的说法,其实就是穷人家里的梅干菜。我们乡村的学生,其实也有梅干菜的经历,但更多吃的是咸菜、豆腐、咸鱼,当年的这些学生现在都长大成人,但对这三样食物还是有忘不掉的记忆。    



李婉茹

16 李婉茹。周军的妻子。李婉茹的亲戚在城效有一套房子,这几年可能拆迁。

城乡矛盾一般都是土地矛盾,商人、政府要用乡民的土地来修路、盖商品房或办工厂。盖商品房、办工厂的情况在我们乡村还没有,但修路的情形已经出现。

因为有一条国道(公路)从我们乡村纵穿而过,这几年国道扩建,政府便把公路两边的房屋征收、拆迁了,征收通过现金补偿或再分配安置房的方式补偿,一般乡人都是配合的,拿一笔钱去城里买房子了,但有几乎不愿意拆,出现了商人口中的“钉子户”现象。

乡人之间的矛盾,大多是因宅基地、相邻权(截水、排水、通行、通风、采光等)引起的,现在劳动力都去城市工作,矛盾这几年也少了。乡人邻里之间勾心斗角的也好,矛盾不大,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赵春梅

17 赵春梅。有儿有女,会开农用车,过年回乡过年,平时在江苏省江阴市和老公一起买菜。

赵春梅有一儿一女,给孩子买衣服会买大一号的(小孩长的快,刚刚合适的衣服马上就小了)。乡村人的美学观念里,普遍以大为美,喜欢住大屋,开大车,给小孩买大一号的衣服,吃饭用大碗,喝酒用大杯(常用1.25两的玻璃杯喝白酒),送礼送实实在在的大东西。

乡村较城市的经济水平差一些,生活中更加注重实用性、高效率的东西,而城里人会追求一些美观性、欣赏性的东西。

但是,乡人和城市人的审美,也有一些转换,比如越来越多的城里人喜欢乡村的夯土墙、粗瓷大碗、古朴茶壶、炊具、竹木器具、粗布衣服。越来越多的乡村人喜欢城里的水晶灯、欧式沙发、壁挂电视、品牌衣服鞋子。


以下是给青年及小孩拍的照片:


李兴旺

18 李兴旺。大四的学生,学生物学,刚刚参加完研究生考试,在等考试结果。

乡村的学生,从比例上说,2004年以前上大学的比例约1/3,现在约2/3。从地域上,离城镇近的成绩比离城镇远的要好。从人员分布上,乡镇公务员、老师的子女比农民子女的成绩好。

有少数考上北大、清华的,大多在安徽省内上大学,毕业后在省内做公务员或白领。成绩好些的在北京、上海、杭州等地的大学读书,留在这些地方工作、安家的也多。学历上本科较多,也有研究生。而博士、出国留学者较少。

乡里学生既会当地方言,也会普通话,当地均说方言。有一天,我在乡里游荡,看到一个10岁左右的穿红色衣服的可爱小女孩,她用普通话叫我叔叔,和我说了几句话,但随后和家里人说的却是方言,原来她误以为我是城里人。

像这样能快速在方言、普通话之间切换的孩子,一般是在乡里出生,后来去城市读书的,故见到乡里人说方言,见到城里人说普通话。



周雨煕

19 周雨煕。5岁,在镇上的幼儿园读书,在乡村由奶奶照顾,爸爸妈妈在江苏江阴工作。

周雨煕有个姑爷爷(周雨煕爸爸的小姑父),每年春节都会给她发红包,这位姑爷爷是一个很有故事的人。早年在家务农,后来和妻子一起去县城工作,自己在服装厂做销售经理,主要经销校服,现在自己开了服装贸易公司,妻子在学化妆,儿子在广东一家证券公司工作。说这位姑爷爷有故事,并不是因为其逆袭为成功人士,而是他家族是从万佛湖移民出来的,湖区移民是很有故事的一段历史。像姑爷爷这样的湖区移民及移民的后代,只要户口在乡村的,每人每年有600元的政府补贴,共发放20年。

龙应台先生写的《大江大海1949》里,也提到了“湖区移民”,龙应台的母亲叫应美君,是浙江淳安人,当年为建千岛湖,筑坝蓄水,将整个淳安县沉入湖底,原淳安居民被全部迁出,就是湖区移民。后来龙应台带自己的母亲回千岛湖寻根,寻找亲人的坟墓,在《大江大海1949》这本书里写过很悲怆的一章,很感人。

全国范围内建水库的,当年不止一个千岛湖,甚至现在还有(如长江三峡),也就延伸了大大小小的湖区移民史,湖区移民离开自己的土地,后来怎么样了?命运发生了哪些变化?



琪琪

20 琪琪。封面的女孩,妈妈是当地人,爸爸是广东人,在深圳读书,过年来安徽老家过年。

2000年左右,深圳工资待遇高,又缺乏劳动力,便从安徽等地吸引了大量人员过去工作。被吸引者一部分是劳动力,亲戚朋友介绍去的,或自己找过去的。还有一部分是大中专院校的学生,技工或白领,毕业时由学校组织统一过去工作。邓小小的妈妈从安徽去深圳工作,认识了她爸爸,后两人结婚,生了她。

在乡村,对于嫁给外地人,或者娶了外地姑娘,爷爷奶奶、父母辈早些年会有一些顾忌,觉得外地人不可靠。这些年交通越来越方便,通讯也很顺畅,对异地婚恋都认可的。还有一些子女,在读大学时谈了男(女)朋友,临毕业带回家见父母,父母也很高兴的,客气热情的招待。



小宝

21 小宝。小宝拍照时很配合,特别高兴。

其实大多乡里的孩子,并不愿意拍照,一是觉得拍的不好看;二是自小拍照不多,害羞,不喜欢拍照,也不知道怎么摆POSE;三是自己有手机,充分享受了数码时代的便利,能够很好地运用美颜相机、美图秀秀。



朱燕,在上海的房产公司工作

拍了一些、写了一些,还有一些人没拍到,有些内容未写,比如:

1、关于田园生活、隐居。听说我们乡里以前有隐居的,不知现在有没有了。现在城里人会说隐居、终南山,大多是工作、生活压力太多,需要一个舒缓的环境,当然有一小部分真的是隐士。对于乡人来说,是从来不羡慕隐居生活的,因为我们生活的环境就是可隐居、可城市的状态。

有山有水,山林云雾缥缈。若想隐居,可以自己自足,自己看书、自己种菜。若想省力,可以买米、买菜,通无线网络、通有线电视。想去哪里,可步行,可汽车(自行车、电动车、摩托车均可),也有公交车。不想出去,关上柴扉,也没人打扰。小隐隐于野、大隐隐于市,“悟由自心,非从外得”。

2、关于乡人的信仰。基本是汉族,一般无宗教信仰,有一些信佛教,家里会供观音菩萨或弥勒佛,有少量信基督教。乡人也没有强烈的鬼神信仰,对鬼神是敬而远之,也没有图腾、祠堂之类的存在。

但乡人崇儒,喜欢读书人,重视“仁、义、礼、智、信”,虽不读儒学经典(乡里一位医生读《论语》、《庄子》,整体来说较少),对儒家传统文化很尊重,对长者尊敬,对幼者爱护,不偷盗,不做恶。

3、关于乡村建设。因为我们乡村在国道两旁,基础设施建设还不错,有路灯、垃圾桶、公交站牌,正月初五就发现有环卫工厂在路边收拾垃圾。无线网络和有线电视都可以开通,因年轻人大多上学或在城里工作,老一辈人用这些的不多,乡人会政府的满意度也蛮高。偏离国道或县城、乡镇地方的乡村,基础设施、网络就差很多。

但是,乡村室内的洗浴卫生设施较差,大多是室外厕所。近年盖的新房会安装马桶,代表着乡村卫生设施的巨大进步,还需进一步推广。

4、乡村的离婚问题。乡村离婚率不高,但也有一些,多出现在80后的年轻人中。离婚的原因比较集中,一是婚外情或疑似婚外情,同学会是高发区域(发现多例)。二是一方或双方父母干涉小两口夫妻生活,导致夫妻不和睦(故很多过来人建议夫妻和父母分开住)。三是夫妻自身的感情问题。

5、乡村人和城里人的婚姻问题。乡村男娶城市女,或乡村女嫁城市男均存在,婚后都在城市生活,一般都会和双方父母分开住。

但也有一些不和谐的,如2016年热议的一条新闻“第一顿饭就分手的上海女孩”,人们从礼貌、文化差异、价值观等方面作了分析,我问了乡里两位50岁左右的妈妈怎么看这条新闻,她们说了两句差不多的方言,翻译成普通话的,大体意思是“这种女孩子娶她干嘛!”。又问了1996年、2001年出生的两位妹妹,她们的回答是“若是我,可能也受不了(男方家庭),但可能会先忍两天”。如实记录一下,暂不作评论了。

6、乡村人的音乐喜好。多喜欢中文的歌曲,四大天王、华语流行歌曲都会听一些,不听外文歌,滚石、披头士、老鹰乐队等都不知道,但有些人知道迈克尔·杰克逊。一般人家里无音响设备,在城镇做生意的小商户,店里有音响设备,放当季流行歌。

上过大学,或在城里工作的,流行、摇滚、中文、英文、日文、韩文歌都会听,较少有音乐发烧友。

民乐方面,乡里有人会吹唢呐、拉二胡、打鼓、敲锣,无地方戏剧。以前红白喜事时会请民间乐人来演奏,现在红喜事一般不请乐人,白喜事会请。

7、关于“乡村淘宝”。有个同学是做乡村淘宝的,城里人喜欢农家菜、土猪肉、土鸡蛋、农副产品等,这个商机被一些乡里年轻人抓住,他们大多以前是在城市工作的,但工资并不高。后来就回乡了,办乡村淘宝、微店,把乡里的产品通过互联网、手机卖到城里。像塑封、保险、快递这些配套设施、服务,也基本跟的上,“互联网+农业(农村)”有很大前景,好比一个销售员来到无人穿鞋的小岛上推销鞋子。另外,乡里也有年轻人在杭州的阿里巴巴公司工作,给周边人也带来了蛮先进的互联网理念。

8、乡村陋习:赌博。赌博早些年很兴盛,主要是打麻将、打扑克、炸金花,这些年大多在城市工作,文化生活也比较丰富,赌博逐渐变少了,留守的劳动力、老人会在棋牌室打打扑克,输赢不大,但有些人仍有“赌瘾”。听说广东、广西的乡村外出务工者,有一些过年期间会把一年的收入,甚至家里的房子、土地都赌博输掉,真不应该。



乡村过年燃放的爆竹

我们乡村命运的改变,有三个重要因素:一是国道穿村而过,便于城乡交流;二是农民进城打工,脱贫致富;三是乡村学生到城里上大学、工作、定居,逐渐“城市化”。

乡村的发展,乡人的命运,从来都不是孤立的,是和城市、城里人、地域、国家政策、世界潮流、大的经济发展趋势紧密相连的。城市有些地方优于乡村,但乡村的土地、资源、人员等,却和城市互补,乡村是城市的巨大“水源地”。

而从乡村到城市的人,可能都会经历了一些差异、矛盾、同化的东西。生下来的自己是乡村人,慢慢走入城市里学习、工作、生活,逐渐“城市化”。但乡村里的亲缘、地缘、乡村文化的影响,还是长久存在的,它有好的东西,也有不好的东西,但这些东西丰富了我们的经历和感知,若能善待,取其精华,是很大一笔财富。

徐中约先生在《中国近代史》这本书里写过,“从文化的意义上来说,中国可以被看作是中华文明的继承者,而美国则是西方文明的现代化身。它们以前所未有的方式相互碰撞。通过影响、融合和适应,这种碰撞既可以使原有文化扭曲变形,也可以使原有文化得到充实提高。只要双方和平共处,容忍差异、增进协调和谅解,就会出现一个史无前例的和平昌盛的新纪元。”

把这段文字中的中国换成乡村,美国换成城市,也是适用的。作为一名从乡村到城市的人,拍这些照片,写这些文字,“一人一像”,虽是一时兴起,某种意义上也是顺理成章的事,就以此段文字结尾吧。见笑了。


(JAYO 2016.2.14于杭州,情人节快乐)


LEDTalk 成立于2014.8.11杭州 | 不止法律、经济、设计 | 

JAYO微信:17722450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