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led灯批发联盟

聚焦 在格尔雷多梅球场办演唱会 舞美就该这么做

演艺科技传媒 2021-04-07 11:11:34

查看更多信息点击以上蓝色字关注我


【中国演艺科技网讯】荷兰格尔雷多梅球场的规模比著名的伦敦O2大厅更大,拥有可伸缩屋顶。这里虽然只有32 000座,但由于足球场的特殊布局,它拥有巨大的面积可以用来搭建舞台(座位面积仅占场馆总面积的30%)。2008年10 月,荷兰籍歌手马可· 博沙图(Ma rco Borsato)在荷兰阿纳姆的格尔雷多梅球场(Gelredome)举办了大型演唱会。



为了保证演出的舞美和音效,设计者在空中悬挂了100多个音箱组成的线阵列,采用了2000多米的桁架和照明设备包围着整个建筑,并使用750㎡的LED视频设备。


舞台设计


巨型舞台的后部前后依次悬垂着四个LED同心圆环,一个宽22 m、高12 m的Element Labs Stealth屏幕夹在第一个(最大的)和第二个圆环之间。由于圆环的大小逐渐递减,从前面看,圆环呈螺旋形。而最靠近观众席的的圆环则像弹簧一样展开变成水平,以蛇形弯曲延伸到观众席中。



最大的圆环和蛇形舞台有1 800个面板需要衔接,每一个面板都是立体的,形状各不相同。蛇形舞台被想象成飞机机翼,面板被制作得很平滑,由于安装位置和使用需求不同(是否需要站人),面板厚度各不相同(1mm-3mm不等)。在750㎡的LED中,大约有150㎡是曲面的,例如圆环以及蛇形舞台弯曲的边缘。这种设计实现起来非常复杂,最大的圆环有600个独立的部分需要进行安装。由于舞台延伸到了看台,后面的圆环要在看台上安装。设计者用LED创造了一个3D的环境,让观众产生了一种“视觉错觉”。


此外,团队还设计模拟了3D飞行效果, 使马可在空中入场时可以避开所有的扬声器和其他设备。拉斯维加斯的费舍尔技术服务公司(FTSI)提供的F系列绞车,吊着马克飞过整个演出场地。马可很喜欢在空中飞翔的效果,彩排时,设计者把速度调到了150%,但使得他经过观众区的镜头很模糊。此后,他们就把速度降了下来。大型的圆环像弹簧般展开至蛇形舞台。这个“弹簧”以一种三维的状态打开,这种转变很难做到精确无误,它要通过管子来完成。顶端和底部的连接是固定的,但是管道要在现场焊接。由于设计严谨,这部分的误差精确到了2mm。


为了保证观众的观赏感觉,设计者在很多方面做了细致考虑。演出使用的蛇形舞台和侧翼建在脚手架上,而蛇形舞台并不是水平的,它有三种不同的倾斜角度,可以让观众更好地看到舞台。设计者使用3D CAD软件进行了多个视角的测试,发现这个设计从各个方面看视角都是最好的。因此,特别为这个面板定制了塑料脚以设定这个角度。他们还从看台上观察所有线阵列的悬挂位置,将其提升到不会影响大多数观众视线的位置。



灯光设计


马克演唱会的灯光设计师帕特里克·克莱默(PatrickKramer),却巧妙地在主舞台区密集的LED视频和观众区之间,搭建了一个转换的桥梁,让整个场馆成为演出的一部分


舞台两侧采用的Sunstrip Active MR16灯墙是灯光设计的一个折中方案。设计者最初希望使用视频,但费用太高,于是改用灯墙替代,上面的每个灯泡就是一个视频像素。灯墙共使用了500多台灯,每台灯10个灯泡,虽然从大多数照片来看这个设计效果并不明显,但现场观众能看到这一片灯光区域的视频完全不同。演出使用了9台追光灯,其中5台用作演唱者的照明,4台用作BV和乐器独奏的部分。与扩声系统一样,灯光设备也被吊挂得非常高,其中3台室内染色灯还被安装在高近30 m的桁架上。



克莱默在演出中大量使用Vari*Lites灯具,他采用蛇形舞台两侧的两串各10只VL3000摇头灯作为乐队照明的主光。在后部的桁架上还使用了一些VL3500染色灯。在舞台周围还有一些大型效果灯,用作完善乐队/舞台照明系统,包括20只VL3000摇头灯和相近数量的VL3500染色灯和AR 36。由于视频和舞台设备非常沉重,舞台上方的桁架不能承受更多大型的照明设备。


整个场馆的照明任务很繁重,舞台上视频的冲击也很强烈,蛇形舞台周围的灯光用作上方照明,圆环用作背光,平衡了整个场地的灯光。这就像去电影院和去夜总会的区别:一个是视觉活动,在黑暗的屋子里一个画面跳出满足所有的感官需要;另一个是一种身临其境的体验,观众成为了一个更大的由音乐、灯光和其他人组成的场景的一部分。规模庞大的视频和照明设备让每个人都沉浸其中,当然这绝不是一个大型的迪斯科舞会,演出仍然保持了音乐会的特点。克莱默选择了带色轮的Syncrolite B52探照灯以及2套12台Svobodas作为大型效果灯:一组是呈圆形排列,位于舞台最后面圆环的中心,也可以用来为螺旋形管道底部提供照明;另一组12台安装在桁架上为蛇形舞台和舞台下部区域进行照明,营造出特别的效果。


在观众区,克莱默还使用了一些其他设备,30台12头Thomas PAR 36围绕演唱者头部左右的高度照射;演出最后,150台降雪灯使用其360°白色LED灯光倾泻而下,打出降雪的效果,为演唱会营造了一种感性的结尾。


视频设计


在这场演出中,视觉图像作用甚微,大面积的LED屏幕上播放的内容是现场实况、自定义视频以及从马克·博沙图电影新作中剪辑的片段。这种方式简便有效,填充了750㎡的LED屏幕。



马克希望达到其MTV中使用的全息摄影那样的效果,这要通过一些金属箔来完成。这种想法实现起来面临一定的困难,因为屏幕高24m、宽70m,而场馆里有大量的气流,会移动金属箔。最后,团队使用了153000个透点灯作为替代品。他们通过圆环之间的Stealth屏幕,让一个视频穿过另一个视频,这种效果也与设想的效果类似。设计的一部分任务就是利用舞台的深度达到这种3D的幻像。毫无疑问,如果后台没有这么深,那么幻像的效果将大打折扣,特别是在如此大型的场馆中,通常远处的观众看到的舞台只是一个平面。


Sunstrip灯具安装在舞台两侧,覆盖了两侧各宽50 m、高30 m的区域,这也正是该屏幕和透点灯所在的区域。最大的圆环重7000 kg,最小的重4 400 kg。而Stealth屏幕也有7000 kg重。团队把所有电子控制设备都吊挂在该屏幕上方的桁架上,然后对每列设备单独进行跟踪控制。该屏幕被分解成独立的14列,每列都带有荷兰前沿索具公司(Frontline)的跟踪控制系统。一个标准的频率变极器用来控制速度 (0.5 cm/s~1 m/s), 以及加速度/减速。系统可以精确到3mm。屏幕的每一列宽160cm,从标准手推车上吊挂下来,手推车宽140 cm,这都是十分理想的负载宽度。每个手推车可以悬挂350 kg的重物,团队也可以根据需要重新设计一台手推车以满足不同的负载要求。这些手推车以一种特别的方式推出,每个都是自动的。设计者串联了手推车的控制电路,并串联了视频数据和电源,舞台两侧到中央的数据传输在一个10 m的环路内完成,可以方便地进行所有动作的操控。


扩声系统设计


演出的扩声系统采用Peak Audio设备,均为d&b J系列,系统设计的原则是尽量保证舞台整齐,避免主系统之外的任何多余设备,并且声音要尽可能覆盖场馆的其他部分。这场演出比较棘手的是蛇形舞台,因为要覆盖那些弯曲的区域,所以设计者不得不在蛇形台上方吊挂了一对d&bC3音箱。



设计者利用了点声源C4系统的远投效果和紧凑的格局(35°× 5°),并且它们在覆盖VIP区域时不会把声音投到舞台上去。蛇形舞台的‘S’形被想象成一个“8”,两对C3正好悬挂在这两个洞上方。这两个音箱吊挂的位置接近蛇形台的最边缘,实际上几乎是在舞台之外的。对于这样一场动态的演出来说表演区域十分关键。特别是当整个场地只有演唱者和声学吉他为将近40000名观众表演时,系统很难达到一个良好的声级。


馆的天花板上悬挂着100多只音箱,两个线阵列悬挂在舞台两侧,两套延时系统(每套4只音箱)安装在接近场馆中央的位置和最后面看台的前方。大多数线阵列都悬挂在距离舞台26 m的位置。


舞台线阵列中共有24个J系列低音扬声器,这些阵列均匀地分布在舞台上,覆盖整个场馆。如此一来,舞台区域没有大的波峰波谷,声音温暖度也没有什么损失。混音音量很大,且非常清晰。这些音箱的声音不是很大,选择它们更多的是出于视觉考虑,而不是功率。每侧悬挂的8个J系列低音扬声器排列得非常均匀,没有设置声像下移,这就避免了舞台阵列与舞台下方扬声器的声音重叠。


本文节选自《演艺科技》2011年第4期,转载请注明来源:演艺科技传媒。更多内容请翻阅《演艺科技》或点击原文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