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led灯批发联盟

王熙凤:总能把舞台灯光集中在自己身上

一梦在红楼 2018-12-06 16:26:30

在《红楼梦》所有重要人物中,王熙凤的戏份堪称重中之重。这是由《红楼梦》主要写女性,为一些“异样女子”昭传的立意所决定的。王熙凤不但本人是诸多“异样女子”中的一个杰出人物,而且她还处于许多男性和“不异样女子”的人际关系联结点上,在贾府发生的众多大事中扮演着主要角色或重要角色。用现在电视连续剧的语言来说,她属于“领衔主演”排名第一或第二的那位。如果没有王熙凤,那么就不会有“刘姥姥一进荣国府”,没有一进就不会有二进;不会有“协理宁国府”;也不会有“贾瑞之死”和几次弄权;“二尤事件”将完全变质;连“黛玉进府”等事件也将大为减色。



只要王熙凤在场,尽管她辈份不高,又是女流,但她总是中心。她总有办法使原来的中心(比如贾母)转移到自己身上来,她会很自然地使自己成为这个场合的话语中心,从而使人物关系引力场的磁场中心发生变化,而这个变化还十分自然。这是一种艺术,这就是王熙凤的本领。黛玉进府,当时在场有祖孙三个辈份的许多人,本来老祖宗贾母与新客黛玉很明显是双中心。但是王熙凤一进来以后,中心马上就成了她,黛玉和贾母几乎成了王熙凤的道具,是王熙凤的言语举止牵着整个场面转动。


凤姐虽然没有文化,但是她头脑清晰,反应机敏,口才超群,记忆力惊人,说话还挺有逻辑性。在病中她对平儿的一番话,都有哪些大的开销,从哪里出,对于账目、开销一清二楚,表现出她卓越的管理才干。她的才干仅仅在计算能力上就得到了充分的体现。


王熙凤很善于抓住对手的特点,迅速找到对方的薄弱环节,从最佳切入点进行“反击”。四十五回探春、李纨、宝玉等一大批人到王熙凤屋里,探春请她出任新成立的诗社“监社御史”,说是要她“铁面无私”,“监察着我们里头有偷安怠惰的,该怎么样罚他就是了”。这点子小小的阴谋诡计立即被王熙凤当场戳穿,她笑着揭露说:“你们别哄我,我猜着了,那里是请我作监社御史!分明是叫我作个进钱的铜商。你们弄什么社,必是要轮流作东道的。你们的月钱不够花了,想出这个法子来拗了我去,好和我要钱。可是这个主意?”一席话说得大家都笑了。身为大嫂并毛遂自荐当了诗社社长的李纨就说她“真真你是个水晶心肝玻璃人”。



王熙凤立即笑着作出有力反击,她抓住李纨的大嫂身份大做文章。先从大道理上压住她,说:“亏你是个大嫂子呢!把姑娘们原交给你带着念书学规矩针线的,他们不好,你要劝。”王熙凤首先占了“理”的制高点再说,这是她的厉害之处。王熙凤并不是那种封建礼制的坚决维护者,她这么说,不过是为了使自己处于主动进攻的地位。接着她又继续从李纨的大嫂身份说,她大嫂子就应该掏钱支持弟妹的活动:“这会子他们起诗社,能用几个钱,你就不管了?”这是从大嫂掏钱支持小叔子、小姑子活动理所当然而言,属于必要性。接着她从李纨的收入说可能性,指出李纨完全有能力解决诗社这几个钱的问题。王熙凤这张嘴真厉害,她不光是数字记得特别清楚,而且用上了比较法,和谁比?和包括她王熙凤在内的弟妹们比;还用了递进法,一个又一个的“又”,她说:“你一个月十两银子的月钱,比我们多两倍银子。老太太、太太还说你寡妇失业的,可怜,不够用,又有个小子,足的又添了十两,和老太太、太太平等。又给你园子地,各人取租子。年终分年例,你又是上上分儿。你娘儿们,主子奴才共总没十个人,吃的穿的仍旧是官中的,一年通共算起来,也有四五百两银子。这会子你就每年拿出一二百两银子来陪他们顽顽,能几年的限?他们各人出了阁,难道还要你赔不成?”这还不算,王熙凤还给李纨扣上一顶“调唆”的大帽子:“这会子你怕花钱,调唆他们来闹我,我乐得去吃一个河涸海干,我还通(全都)不知道(意思是不管)呢!”说得大家都乐了。


王熙凤这一番话,从大道理到明细账,从必要性到可能性,真是滴水不漏,无懈可击。李纨实在是服了她了,笑着说,“我说了一句,他就疯了,说了两车的无赖泥腿市俗专会打细算盘分斤拨两的话出来”,评论十分准确。不过王熙凤说归说,还是很痛快地“先放下五十两银子……作会社东道”。总之,皆大欢喜。王熙凤这个人物令人难忘,就在于她确实有许多讨人喜欢的地方。


曹雪芹本来就是要为众多“异样女子”昭传,但是将王熙凤作为“脂粉队里的英雄”来写,也就是说,要在这些异样女子中特别突出她的才干超群。不但如此,还要表现她“男人万不及一”(冷子兴语)之处。尤其是在同一个事件中,和处于事件旋涡中的男人一比,处处写出她比男人强的地方来,那就更加显示出王熙凤的能力不凡。协理宁国府那是不用多说了,由于平时尤氏管理不善,现在又托病不出,贾珍弄得焦头烂额,连宁国府都总管来升都关照大家要特别小心,有些仆人也说这里忒不像话了,是得有个人来管管。结果王熙凤一上任,三下五除二,宁国府内务立刻由大乱到大治。在都察院案中,如果我们抛开道德评价不论,王熙凤做得比贾珍、贾琏、贾蓉都计划周密,她处处想在前面,贾珍等人总比王熙凤慢半拍,结果处处被动。可惜的是,王熙凤的才干没有用到正道上。不过我们研究二尤故事中王熙凤的作为,包括在都察院案中的手段,倒是有助于我们了解一些人的犯罪心理和狡猾手法,对于防范和破案或许不无益处。





图片:网络

文图版权归原作者

内容:周思源正解十二钗

本平台致力于推广普及《红楼梦》